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兰诺只吃了一会儿就回房去陪受伤的查理和朱莉

兰诺只吃了一会儿就回房去陪受伤的查理和朱莉

2019-10-08 09:23

第十七章巨石怪突袭 匆匆披上外套,冲出帐篷,东边天际已经泛着火红的朝霞,昨日还井然有序的营地在晨曦中显得破败不堪、混乱不已,喊叫声、脚步声、马鸣声到处响起。 “少爷,你没事吧?”查理来不及穿上衣,就光着膀子,提着剑赶来了。朱莉看见兰诺的护卫来了,她嘱咐了他小心点之后就跑去帮忙了。 “我没事,是强盗来袭吗?”兰诺悔恨不已,自己真是个乌鸦嘴啊,好的不灵坏的灵,昨晚一说,今早就遇上了。 “不是,是魔兽。” “魔兽?”兰诺两眼放光。 “我们去看看吧,查理叔叔,我还没见过魔兽呢。” 查理思考了一会儿,想到老家主交代要尽可能地锻炼少家主,再说少家主做事固执,鬼点子百出,不让他去,他也很可能会找借口溜过去,不如带他去,自己守着他,反而还安全些。 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刀疤脸已经组织众人把魔兽引到东北的小树林,战士近身攻击,弓箭手和魔法师在四五十米远远程攻击,刺客找准时机偷袭,不过由于这头魔兽太强大,大家被它打得灰头土脸,好几个人受了伤,而这个魔兽看起来却没有任何伤痕。 兰诺他们到达的时候,正好看见那只魔兽向巴里扔出一块巨石,幸亏巴里不像一般的魔法师那样体能极差,他的身手非常敏捷,眼看巨石正要砸到他,猛地一个翻身,滚向了左边的草丛,躲过一劫,姬玛哭得像个泪人一样,跑过去,拉着他上下打量。 这个魔兽跟兰诺以前在地球上见过的任何动物都不相同,它大约有两丈高,身材粗壮,浑身就像用石头连接而成,整个身子呈现乳白色,外围有一圈淡绿色的光环时隐时现,胳膊足足有一个成年男子的腰那么粗,它每跨一步都掷地有声,好似发生了一场小地震,兰诺隔了近百米远都能感觉到大地的晃动。它两只粗壮的胳膊往地面一锤,地面顿时扬起一大片黄色的尘土,而战士们的刀砍到它身上,好似给它挠痒痒,连刀痕都没留下一个,刀疤他们十几个人与它对战也还微微处于下风。 “这是什么魔兽啊,这么厉害。” “糟糕,这是一头6阶土系魔兽巨石怪,我们没有木系魔法师,托罗西他们不是它的对手。”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相生相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同样的这几种魔法也是相互克制的。如果有木系魔法师,相对来说会容易一些,而姬玛是光系魔法师,巴里是土系魔法师。 魔兽分为1到10阶,10阶之上还有圣兽、神兽……不过没人见过,就连10阶的魔兽都极其罕见。5阶以上的魔兽就具有人类的智慧了,级别越高,智能越高。 巨石怪看到一个法师竟然躲过了它的攻击,顿时恼羞成怒,双手一张,瞬间一个圆桌大小的椭圆形的巨石出现在它的手中,它双手撑起石头,举到头顶,对准巴里,这一砸下去还不把人砸成肉泥啊。 眼看巴里和姬玛在劫难逃,焦急之色浮上众人眼中,但却爱莫能助。 兰诺眯着眼仔细观察巨石怪,发现它虽然全身没有伤痕,但在右大腿石头与石头交接的地方有一点点淡黄色的液体淌出,而刚才恰好巴里用风刃攻击的也恰好是那里,莫非那里是它的弱点! 就在巴里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兰诺一声高呼“朝它的大腿关节关节处攻击……” 朱莉趁着巨石怪全副注意力都在巴里身上,一个加速,冲到巨石怪身旁,飞身举起匕首刺向它的左腿关节处,它的左腿上马上流出淡黄色的液体。巨石怪的左腿突然一拐,重心不稳,手上的巨石扑也扑的一下,滚到草丛里去了,幸好当时旁边没人。 查理对兰诺赞许一笑,很敏锐的观察力。 知道了巨石怪的弱点,大家都打得更起劲了,纷纷疯狂的攻向它的关节处,巴里用龙卷风放缓巨石怪的速度,战士再上前猛攻,但是由于巨石怪强大的攻击,近身战士很多都受了严重的伤,只剩下刀疤和其余两三个人还能支撑住,而这几个人中,除了刀疤是个剑客,其余人都只是高级战士。 “查理叔叔,你上去帮帮他们吧,我会小心的。” 查理看了看战场,他不上去,他们很难赢,于是点了点头,还是不放心地嘱咐了他一遍,叫他别乱跑,才跑过去。 查理加入战场后,局势有所扭转,那几个人明显轻松了不少。 看着己方大部分人都受伤了,查理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个扭身,一跃而起,泛着淡淡银光的剑身刺向巨石怪的左眼,另外一只手中射出一柄飞箭,击中巨石怪的右眼,巨石怪双眼受创,发出暴怒的嘶鸣声,放弃了攻击刀疤他们,转而使出所有的力气攻向查理,查理闪躲不及,右手举刀往身前一架,顶着巨石怪的右臂强势进攻,却招架不住巨石怪左臂的一击,瞬间飞得老远,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双眼不能用的巨石怪,更加发狂,手脚并用,凭着感觉,双脚一前一后不停的乱踢,同时双手合拢如拳头大小的石块像雨点一样,呼啦啦地往下掉,剩下的几人也扛不住了,最后只剩下刀疤和朱莉还有战斗力。朱莉凭着敏捷的速度优势,趁着巨石怪看不清楚,一跃而起脚尖落地轻点,再一个飞身旋转,锋利的匕首划过巨石怪的脖子,巨石怪的脖子上马上流出淡黄色的液体,她本该后退的身子却又反弹向前,一记又猛又快的强化突刺再度袭向巨石怪的脖子,脖子再度受创的巨石怪暴怒不已,它一拳捶向朱莉,朱莉一个闪身,却因为没有着力点,躲闪不及,手臂跟巨石怪的拳风擦身而过,顿时只听见咔擦的一声,朱莉的手臂折断,人也被摔出去10来米远,幸运的是,小命无忧。而巨石怪的脖子却被砍断了半截,只剩下半截相连,脑袋歪歪斜斜的挂在脖子上,格外吓人。 巴里看见朱莉受伤,顿时怒火丛生,一个风刃飞向巨石怪。 “巴里,攻击它的脖子受伤的地方。” 巴里的由于受伤,魔力消耗过大,风刃的攻击威力并不强。 兰诺见状,赶紧翻出不离身的小包袱,在一堆瓶瓶罐罐中找出一个墨绿色的瓶子,走到弓箭手的旁边,拿了几支剪,慢慢从侧边靠近巨石怪,90米,80米……50米,40米…… “少爷,你在干什么,别过去!”查理焦急的呼喊。 “兰诺,别过去,你回来。”朱莉也着急的喊他。 “臭小子,你过来送死啊,赶紧给我滚回去。”连刀疤都气急败坏地大吼。 终于离巨石怪大约只有10来米远了,兰诺了停了下来,剩下还有战斗力的人纷纷使出最大的力量,缠住巨石怪,以免它发现兰诺。 兰诺拿出手中的箭,用匕首削去大半截箭杆,只留下手指头长的箭杆和箭簇,兰诺自制的暗器飞箭诞生了,他在箭头上涂上瓶子里浓稠的液体,然后对准巨石怪脖子受伤的部分,深呼吸两下,脑中不停地回想以前射飞镖的情景,模拟着射飞镖的动作,连发5支,有3支正中目标,另外两只打在了巨石怪的脸上。射完,兰诺就撒开牙子,使出吃奶的劲拼命往前跑。 巨石怪似乎很痛苦,脸上被箭头击中的地方逐渐开始腐烂,光滑的透亮的皮层化成粉末一点点往下掉,它更加疯狂的攻击,但不到30秒的时间,它的脖子就与身体分家了,然后躯体也无力的倒在地上,大伙顿时松了一口气。 第十八章到达布拉斯村 天已大亮,打斗过的地面凌乱不堪,附近不少树木被摧毁殆尽,好几个大坑出现在原本平坦的树林。他们一行14个人除了兰诺和姬玛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受了伤,有三个受伤特别严重,姬玛赶紧给他们施展了三个圣光术,这是光系魔法最基本的治愈术。 由于魔力有限,姬玛一次性只能施展四五次圣光术,其他受轻伤的人只好随意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刀疤脸走到巨石怪面前,一剑刺中它腹部的关节处,一颗泥黄色枣粒大小的圆圆的石头露了出来,刀疤把它捡起来,在袖子上擦了擦,走过来递给兰诺。 正搀扶着查理的兰诺疑惑的看着他,周围其他的人看见这颗石头眼睛也都亮了。 “这是巨石怪的内丹,没有你我们很难杀死它,你拿着吧。” 内丹?这是什么东西啊,兰诺抬头望着查理,查理点了点头,兰诺伸手接了过来。 刀疤朝他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交代善后事宜。 这次的雇主,商人伊利诺斯也赶了两辆马车过来,受伤较重的伤员都被搀上了马车,赶回营地。 看着失去战斗力的队伍,刀疤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现在进退维谷,前进,这样一支队伍能否安然通过亚特兰斯山是个很大的问号;留着原地,伤员很难得到有效的治疗,万一再有魔兽或强盗来袭,他们更不是对手;返回去,到达上一个城镇的路程大约也需要1天,会严重影响行程。 最后,刀疤拿着地图去跟伊利诺斯商量了一会,两人达成共识,决定返回离这里大约30公里一个叫布拉斯的村庄,休养两天,增加一些补给,等大家的身体状况好些再上路。 劫后余生,大家的距离迅速拉近,很快就打成一片,有说有笑了,很多人都问兰诺最后涂在箭上的是什么,连巨石怪那么厚的皮都承受不住吗,兰诺摸摸鼻子,总不能告诉大家,那是他自己制作的高浓度硫酸吧,只能编故事说以前请一个可怜的老爷爷吃饭,他给的,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只知道具有很强的腐蚀性。 由于伤员很多,行程很慢。中午的时候才达到布拉斯,这个村庄较一般的村庄大很多,大约有近千户人家,这个村庄规划得很整齐,房屋都是双面迎街而立,地面上铺着整齐的大青石,设施比普通的小镇都还要好,难怪在地图上也能找到。 除了马车里的人,大家都下了马,徒步行走在石路上,奇怪的是走进村庄,到处却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走了大约10分钟,终于在拐角处撞上一个小伙子,他大约20来岁,穿着一身短布汗衫,呆头呆脑的。 问清楚了大家的来意,小伙子高兴地把大家带往村长家。原来今天村长为庆祝儿子学成归来,请全村的人都去他家吃饭,所以他们走了这么久才连个影子都没看到。村长的儿子叫亚比利,今年才21岁已经是一个土系魔导师。他从小魔法天赋就出众,10岁的时候就被送到洛里斯学院(仅次于爱玛学院的魔法学校)学习魔法。三个月前通过了魔导师的考核,今天终于请假回家,村长很高兴,于是宴请全村的人。 他们达到村长家的时候,院子里全坐满了人,大家都很高兴的正在吃饭。村长的家是村子里最豪华的,正楼是一个两层的具有欧陆风格的小洋房,砖红色的外墙,白色的线条,五彩的玻璃,精美的雕刻,无一不显示出主人的爱好。后面还有一排低矮的瓦房,听说是仆人的房间和厨房。 听刀疤道明来意,好客的村长很高兴的把他们迎进了屋子。酒至半巡,村长的儿子,一个面色白皙,有着一头棕色卷发英俊的年轻人挨个一次敬酒。到他们这一桌的时候,他看见了同是法师的巴里和姬玛很是高兴,约定有空拜访他们,好好聊聊。 这顿午饭一直吃到下午6点才罢休,然后晚上又是露天晚会。兰诺只吃了一会儿就回房去陪受伤的查理和朱莉了,他们俩和另外一个佣兵杰瑞斯由于受伤较重就没参加庆祝的宴席。 查理和朱莉呆在不同的房间,兰诺先去陪朱莉说了一会儿话才到查理那里。说了几句话,兰诺就掏出那块石头,查理一看就知道兰诺还不了解魔核的作用。 原来魔核是魔兽魔力的来源,也就是相当于魔力储存体,同系魔法师可以吸收里面的能量,增加魔法修炼的速度,在市场上的价格很贵,一个4阶魔核就要100金币,一个5阶魔核至少要500金币,6阶魔核基本上能卖出1500金币,7阶魔核不下于5000金币。8阶9阶魔核极为难得,在市场上是有价无市。这也是为什么贵族比平民更易修炼魔法成功的原因,因为高速成的魔法也是需要大量的财力作为支撑的,要知道一般普通的三口之家一年的开支也就不到10个金币。 忽然意识到自己怀揣的对大部分人来说是很有诱惑力的一笔巨款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难免被有心之人惦记上,要知道现在查理叔叔受了重伤,而自己也没有自保的能力,不如散去,落个人情,反正钱财乃身外之物,最重要的是保住小命。 想到这些,他跟查理说出去一下就回来,查理也知道他做事有分寸,就随他去了。 等兰诺再回到查理房间的时候,发现刀疤也在房间里,他们好像在讨论什么,一见到兰诺回来,立马住了嘴,还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兰诺估计他们是担心他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兰诺猜测刀疤是来挖墙角的,要知道自从早上的一战之后,查理在商队里就出了名,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护卫,直到他露了那么一手,大家才知道他是一个高级剑客,要知道,这个佣兵团中也只有刀疤是9级剑客,其他人的级别都不高,连5级剑客都没有,还有好几个是高级战士,最后连商人伊利诺斯也用看见肥羊的目光打量着查理。 也是,大家都猜想等着他们到达摩斯雷斯城后,查理肯定会离兰诺而去,毕竟良禽择木而栖,人往高处走是人之常情。 不理会这两个奇怪的男人,兰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袋子,递给刀疤,刀疤打开一看,满满一袋子的金币,顿时吓住了,疑惑的问:“你那里来的这么多金币?” “我把魔核400个金币卖给村长了。” “那你给我干嘛?” “杀死魔兽是大家的功劳,你拿去平分吧。” “好。”刀疤也不跟他客气,拿着袋子就走了。 “你做得很对。”查理带着欣慰的笑容看着兰诺。 “你其实没受什么伤,对吧!”没理会他的夸奖,兰诺肯定的说到。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发现了。”查理得意地嘿嘿一笑。 兰诺白了他一样,其实自己当时也是被他受伤给吓到了,忘记了爷爷说过他已经是个8级大剑客了,8级大剑客与6阶魔兽相斗,谁胜谁输,兰诺是不清楚,但很明显的,在今早的战斗中,查理是没用尽全力的,受伤得太快了,也太不精打了。直到下午回到房中,看见他一个人在喝酒,这才想通。他也理解查理隐藏实力的原因,毕竟一个8级大剑客甘于屈居在一个什么都不是,也没背景的小孩身边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不引起别人的怀疑都难。 “我还有件正事要跟你说,”抬头望了望陷入沉思的兰诺,查理面色凝重地说道,“这个村子有古怪。 第十九章捡到一只拖油瓶 “有古怪?”这村子除了人热情点,富裕了点,还有什么古怪的。 “你没有魔力,难怪看不出来,这个村子的魔法元素波动特别厉害。” “你怎么知道的?”查理只是剑客,剑气跟魔法元素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所以剑客也是无法感知魔法元素的。难道是刀疤跟他说的,也不对,刀疤也只是个剑客,还是个等级远远低于他的剑客。 “这个你先别问,我的消息来源很可靠。”或许是他手下的人告诉他的吧,他好歹是暗组的副组长,兰诺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 “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这个村子为什么这么富裕吗?”查理却答非所问。 翻个白眼,他今天也跟他一样才来,好吧,真的是,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因为这里出魔法师的比例很高,基本上每一代都会出五六个天赋不错的魔法师,但是都不一定是同一家族中的孩子,凡是成为魔法师之后离开村子的人的后代的魔法天赋都不怎么样,后来许多功成名就的魔法师仍然把家安在这里,也正是因为谁也不知道谁的下一代会出现很厉害的魔法师,所以这里的人都很友爱。” 怪不得村子里的人都这么富有呢,兰诺感叹不已。 “也就是说这里的魔法师不是传承的结果,那是为什么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周围的贵族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很多搬迁到这里来,但是过了几十年仍然没出一个很厉害的魔法师,最后又都搬走了,所以估计这些人也没找到原因吧。” “我们要去找吗?”兰诺的好奇心被勾起。 “这个倒不用,别人找了几千年都没找到的,我们三五天能找到吗?我跟你说这个只是希望你注意一点,别惹上什么麻烦,毕竟我现在还在‘病中’。”他们是不找,不过会派暗组的人过来查查。 “好,知道了,您老慢慢‘休息’,我去参加舞会了。”他还特意在强调“休息”两字。 查理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走出去,这孩子,一点亏都不能吃,不就小小地骗了他一次么。 村子里的舞会很热闹,全村老少基本上都来了,跟上流社会那正儿八经、互相攀比、勾心斗角的舞会相比,村子里的舞会简单得多,人也更热情奔放,兰诺一眼就喜欢上了。 露天的空地上,燃起了七八个火堆,成群结队的人围着火堆欢快地跳着,旁边还有一些人坐着鼓掌叫好,也有的三五成群躲在角落里一起端着酒杯,静静地聊天。 姬玛一个人坐在火堆边,端着一杯葡萄酒小口小口的啜饮着,不时的有几个年轻男子过去搭讪,不过都被她不耐的轰走了,扫视一周,没发现巴里的身影,估计是去陪朱莉去了,这小子倒是会抓住机会,也难怪姬玛如此不高兴了。 兰诺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偷偷拿了杯葡萄酒小口抿着,没办法,大家看他年龄小都不给他喝,看得他眼馋,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岂肯放过。 忽然感觉什么东西在扯他的裤子,低头一看,雪白的、毛茸茸的一片,像是什么小动物,看见兰诺在看着它,它更是兴奋,两只前爪抓着兰诺的裤子不停的扯,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幽鸣声。 看见它讨好的样子,兰诺也乐了,伸手把它抱到膝盖上,借着火光,发现这好像是一只猫,只是那身子比猫又短了些,肚子也圆滚滚的,它真的很小,在兰诺膝上蜷成一团,也就一个成人的巴掌那么大。 它在兰诺膝上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然后两只黑溜溜的眼珠子直盯着兰诺的酒杯,猫也饮酒,兰诺好笑的想,不过还是把那只剩半杯的酒杯推到它面前,它三两下就把杯子里的酒舔得一滴不剩。喝完之后就乖乖躺在兰诺腿上,看得兰诺啧啧称奇,他伸出那只空着的小手,轻轻地抚摸它,它时不时的松开慵懒的双眸,带着满足的神情瞥了兰诺一眼。 真可爱! 大约10点,舞会还在继续,但人已经大大减少了,兰诺无趣的瞥了一眼,打算回房睡觉。唉,本来他是打算来看看这里有什么可疑的人物,结果却一直逗这个小家伙玩,把正事给忘记了。算了,还是去睡觉吧,明天再说。放下这个小家伙,兰诺自顾自的走了,反正这小家伙是村子里的,它肯定会自己回家的,从而忽略了身后跟着的小小背影。 “啊!”一声尖叫从兰诺房里传出,大伙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都奔向他房里。推门一看却让大家笑了笑,孩子毕竟是孩子啊,就是胆小,然后摇摇头又都离去,弄得后面赶来的人一头雾水。 这厢,兰诺一大早还窝在被窝里,忽然发现脸上粘粘的,好像什么滑滑的东西在脸上爬来爬去,这下他所有的瞌睡虫都不翼而飞了,睁开眼就是昨天那只猫正讨好的看着他,他当时脑袋短路,一下子尖叫出来,结果引来一群人围观,丢脸死了,兰诺把头埋进被窝,垂死挣扎。 半晌,围观的人看没啥事都散了,兰诺磨磨蹭蹭地下了床,准备出去看看查理叔叔,然后才想起这个跟屁虫,回头一看,它果真还跟着他。 兰诺随便抓了一个侍女:“这是村子里谁家的猫啊?” “没见过。” 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不知道,没见过,兰诺几乎要抓狂了,只好带着这个拖油瓶去见查理。 吃过午饭,兰诺抱着猫在村子里挨家挨户的晃,哪里人多就往哪里挤,可半天下来,让他郁闷极了,这里的人似乎都不认识这只猫,看见他抱着还都以为是他的宠物,不时还有姑娘和小孩子惊喜地看着它,想要抱抱它呢。兰诺本来就像这么把它送人算了,哪知别人一要抱它,这只猫浑身的毛都竖着,拿着一双戒备的眼睛盯着别人,嘴里还发出呜咽的抗议和警告。谁知道它有没有狂犬病啊,为了人家小姑娘的生命安全着想,兰诺只能抱着它赶紧跑开。 一圈下来,毫无所获,兰诺很杯具的发现最后这只猫竟然在他胸前呼噜噜的睡着了。兰诺无比郁闷,用小拳头捶了捶额头,终于体会到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了。 第二十章锲而不舍的小猫 吃过晚饭,兰诺再一次去探望朱莉,拖油瓶小猫自发自动地跟着他。 朱莉虽然平时一副冷清样,但看见这么可爱的小动物也喜欢得不得了,又是逗它玩,又是给它吃的,又问这只猫叫什么名字。 兰诺这才想起,还没给这只猫取个名字呢,一开始是以为是别人家的,所以没想过给它取名,后来忙着把它甩掉了,更没空给它想个名字了。 其实兰诺也不是没想过把它扔了,可惜就是特意把它扔到好几里地远的田野里,等兰诺回到房间的时候,它还是乖乖躺在他的床上蜷成一团睡着了,兰诺最后是放弃挣扎了,这家伙摆明了赖定他了,不如接受算了,幸好它长得不丑。 因此现在朱莉问起它的名字,兰诺就思考着总不能一直叫猫吧,还是给它一个代号吧,看着它圆滚滚的肚子,整个身子老喜欢蜷成一团趴在他身上,干脆叫它丸子得了。 “丸子,它叫丸子。” 朱莉愣了两秒,这是什么名字啊,不过很快又回过神来:“丸子啊,不错的名字。” 兰诺得意地看了它一眼,小样,气死了吧,丸子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又埋头睡觉去了。 聊了一会,大约快10点了,兰诺才起身跟朱莉道别,然后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不过兰诺刚一出门,原本在他肩上睡得正香的丸子,忽然蹦到地上。兰诺低下身子准备抱起它回房,哪知它一个跳跃就闪开了。本来就不爽的兰诺更是懒得理它,反正它自己会回来的,于是自顾自的朝房间方向走去。 他还没走两步,裤子上又传来一阵拉力,不用看,他就知道是那只小猫干的好事。兰诺有些不耐了,低着头朝丸子一吼:“你干嘛呢,回去睡觉了。”丸子还是不松口,还更加使劲地把它往外拖,兰诺抓了抓脑袋:“你是想带我出去?” 本来兰诺是没指望一只猫能听懂他的话的,谁知道奇迹发生了,丸子竟然朝他点了点头,嘴里还配合的吐出唔噎声,这下,兰诺大张的嘴都能装下一个鸡蛋了,揉了揉眼睛,在心里告诫自己是自己眼花了,哪知过了两分钟之后,他睁开眼,对上的竟然还是丸子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它的嘴也没放下他的裤腿。 认命的朝丸子拖动的方向移动了两步,丸子一看小主人不跟它较劲,竟然跟上来了,立马放开他的裤腿,兴奋地叫了两声,然后一下子蹦出好几米远,再回头看看主人是否跟上了,看见兰诺不情不愿地跟了上来,它更高兴了,撒开四条腿使劲往前跑。 这是哪里?兰诺疑惑地看着这黑乎乎的山坡。丸子竟然把他带到了离村长家约二三里地的后山,幸亏兰诺出门的时候有先见之明,带了一根蜡烛,不然就成黑眼瞎了。 一路上,兰诺是打了好几次退堂鼓,可是他只要一转身,丸子就会跑来抓住他的裤脚,不停地叫,兰诺毫不怀疑,自己要是不跟它去啊,它今晚肯定会没完没了,自己就别想睡了。最后为了自己耳根子清净,也为了那一星半点的好奇心,他就跟着它来了,可是谁能告诉他,这除了树还是树的山坡有啥看头啊。 而丸子同学却席地而坐了,一条比身子还长的尾巴翘得老高,一脸期待地看着兰诺,似乎在说:夸奖我吧,我很棒吧! 兰诺连骂人的心都没了,无力的转身,准备回去睡觉,不理这只不正常的猫。 见他转身要走,丸子急了,一把扑过来,抱着他的腿,兰诺知道自己跟它较劲只会气坏自己,只好有气无力的叹息道:“丸子,你看都多少点了,咱回去睡觉吧。”手还顺着指了指高悬夜空的月亮。 丸子着急地用前爪在地上刨了刨,再一脸期盼的望着兰诺,可惜一人一猫的沟通很不顺畅,兰诺仍然没看懂它的意思。 似乎是明白了主人还没弄懂它的意思,这回它不比划动作了,而是直接拉着兰诺的腿,示意他往前再走一点点。 兰诺听话地走到它指定的地点,然后丸子忽然一下子爬到最近的那棵树上,往下一跳,就蹦到对面的崖边上去了,它滑到大约五六米高的崖壁上,然后用爪子刨开挡着的枝藤,原本被树枝挡着的崖壁上露出一个井盖大小的山洞。 丸子高兴地站在山洞口,挥着爪子,朝着兰诺嘶叫,不时的有些枝藤垂下来,丸子不得不停下来把枝藤挥开,可惜由于它太小了,力道有限,枝藤马上又了飘回来。 丸子的手势兰诺是看懂了,不过他并不急,看着丸子不停地跟那些枝藤奋战,兰诺的心情蓦地变好,小丸子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 看着丸子越来越恐怖的叫声,兰诺决定还是见好就收,免得这只奇怪的猫暴走,到时候受折腾的肯定是自己。 他打量了一下洞口所在的位置,快步跑到坡顶上,熄灭蜡烛,借着皎洁的月光,抓着蔓藤,小心翼翼地往下滑,很快就达到了山洞。 重新点燃蜡烛,借着烛光,可以看到山洞很窄,仅能容一人通行。还是丸子在前面带路,走了大约50步,山洞就到底了,只剩下凹凸不平的山壁,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就在兰诺失望不已的时候,忽然脚底一滑,一个趔趄,他只听见耳边传来空气流动的呼呼声,自己整个身子都飞快地往下坠。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兰诺只吃了一会儿就回房去陪受伤的查理和朱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