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兰诺少爷……

兰诺少爷……

2019-10-08 09:23

第二十五章被当老大 有时候你不找麻烦,不代表麻烦就不会找上门来,意外总是不经意间晃到毫无准备的人身边。 话说跟老人道别之后,兰诺就一直心不在焉,满脑子都被能学魔法的喜悦充斥着,脑子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恍恍惚惚的。其实他现在的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这就好比一个一直处在黑暗中,过着伸手不见五指般暗无天日的生活的人,忽然之间有一天,被告知你可以在阳光下生活了,这怎能不叫人欣喜若狂。 “小子,想打抱不平啊?” 一声杀猪般的叫声唤醒了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兰诺,他抬起头来,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走进了一条小巷子,里面有四个六七岁的孩子正在打架,看见他走进来了,都停了下来望着他,刚才开口的就是其中最胖的那个孩子。 这几个孩子多少都受了点伤,不过其中一个孩子比较严重,他眼睛有点浮肿,还有些已经干涸了的血迹七零八落地飘散在脸上,身上的衣裳也扯得碎碎烂烂的,还沾染上了些许血迹和灰尘。另外三个孩子脸上的伤要少得多,他们三个站在一起,很明显刚才是三对一,其中为首的是刚出声的那个胖子。 兰诺冷冷地看了这几个孩子两眼,那几个孩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好可怕的眼神,比学校里最爱揍人的老师的眼神都冷。不打算多管闲事,反正孩子打架总不至于闹出人命来,兰诺转身没改变任何方向笔直朝前走。 看见兰诺没回话就准备走人,为首的胖子面子挂不住了,要知道平时仗着家里有钱和本身力气比较大,他早就在这一带孩子中称王称霸了,今天竟然被一个比他们还要小的孩子忽视,更可恨的是那小孩还用那种不屑的、冷冷的眼神看他,想他自打娘胎里来就没受过这种气。今儿个怎么也得把场子面子都找回来,不然以后还怎么在这群小子面前混啊。 “喂,小子,你想打抱不平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重。”边说还边朝着兰诺举了举拳头。 兰诺实在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场景,说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这就像一个小女孩穿着妈妈的高跟鞋站到同学当中去昂首挺胸的宣扬“我长大了”一样搞笑,只能用不伦不类四个字来形容。 兰诺的笑激怒了胖子,他那圆滚滚的脸蛋被气得通红,双肩不停的耸动,狠狠喘了一口气才跑到兰诺面前生气地喊道:“你看不起我是吧,为了公平起见,我要和你单挑,等你输了就跪在地上给我磕3个响头吧,说不定我心情好就收你做小弟了!”说完,鼻孔朝天,扬了扬头,兰诺只得叹气,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转而又郁闷,几分钟内,自己就连续被“打抱不平”和被“看不起”,这年月只听说过被结婚被怀孕的啊,什么时候也流行被“打架”了,没错,就是被打架,看胖子那气鼓鼓的架势,这场架是难免了。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兰诺说这句话真的没有任何歧视他们的意思,虽然自己比他们小,但是毕竟前世从枪林弹雨中摸爬打滚过,实战经验丰富,来到这里后又练了近一年的跆拳道,怎么也比这群瞎摸乱撞只知道用蛮力的小子强多了啊,因此才叫他们一起上,一来速战速决,二来,他自己心里也好受些,不然老是感觉自己在欺负小朋友。 “你,你……你太小瞧人了,我要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可惜正在愤怒中的某小朋友并不领情。 边说话的同时胖子就抡起拳头朝兰诺冲去,兰诺看着胖子像小山一样的身体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了过来,不得不佩服他的速度,不过拿人家那座小山跟自己这柔弱的小身板一比,他还是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一个转身,闪到左边去了,胖子由于冲劲太大,来不及刹车,一下子跌了狗吃屎。 兰诺抱着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肩上睡得正香的丸子,抬了抬头,鄙视地瞄了地上的胖子一眼,似乎在说,你打扰到我的美容觉了,然后又扭过头,睡大觉去了。 不带这样的,连一只猫都这样,胖子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最后直接转变成猪肝的颜色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双拳紧握,朝着兰诺吼道:“有种的就别躲!” “三个打一个叫有种,以大欺小叫有种?”兰诺朝着受了伤还趴在地上的小子努了努嘴。 胖子看嘴巴上讨不了好,越发愤怒,也越来越嫉恨兰诺了,再也顾不得江湖道义。 “大家一起上!” 那两个小子一见老大都发话了,都跑过来,可惜这三个人方向正好相对,他们一冲过来,兰诺就跳到旁边的石头上了,三个人又来了一场火星撞地球的戏码,顿时诅咒声、哀嚎声四起。像猫逗老鼠一样,兰诺一直躲避,从不攻击,连续跟这三个孩子玩了十几分钟,他们三连兰诺的衣角都没抓住,最后三个孩子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直嚷着认输了,不打了。 见他们终于放过自己了,兰诺擦了一把汗转身就走,哪知他才跨出没几步,忽然双腿就被抱住,扭头一看,差点吓死:“你们要干嘛啊,不是说认输了么?难道还想玩?” 抱着他左腿的小胖子,边往衣服上擦汗,边像只哈巴狗一样叫道:“老大,别丢下我们……” 抱着他右腿的哈巴狗二号三号也抽了风,嘿嘿道:“老大……” 一条一条的黑线直接从兰诺额头往下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你才是他们的老大,放开,我要回家了。” “你这么厉害,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老大了。” “对,老大,我们跟你混了。” 兰诺忍不住抚额,自己只是走个路就招谁惹谁了,竟然沾惹上三个牛皮糖,他也不好意思踢他们,万一踢残了、踢废了,于心何忍啊,这毕竟是祖国的花朵,虽然只是三朵劣花。 在兰诺还没哀悼完的时候,又一件郁闷的事发生了,刚才被打趴下的小孩竟然也屁颠屁颠跑过来,涎着一张小脸,就差摇尾巴了,讨好的说:“我也要做你的小弟。” 天哪,他不要再做黑社会老大啦。可惜老天没听见他内心的呼唤,兰诺今天再度被赶鸭子上架,做了四个小鬼的老大。 第二十六章修习魔法 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死命地捣鼓着手里的木杵,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跟这石臼有不共戴天之仇呢。石臼里的药草已经被捣得稀巴烂,只余下一坨黑乎乎,分不清材质的不明物体,旁边放着半碗同样墨黑墨黑的液体。 走近一点就能听清这孩子嘴里念的啥“臭师傅,死老头,出门竟然不我。”“啊,啊,啊,好无聊啊,我快要发霉了”“威廉姆,不讲信用的老家伙”…… 蹬了一下屁股下的椅子,这孩子终于起身,放过可怜的石臼兄了。他进屋喝了一口水,又慢腾腾地晃出来,坐在门前,右手托着下巴,两眼望天。 环顾四周,这是一座雅致的小屋,桌椅板凳、外墙、就连地板都是由青幽幽的竹子铺成,只有屋顶是砖红色的琉璃瓦,屋外大约有两亩地大的地方种着一片不知名的小花小草,在花草的外围又是一片幽静的竹林,总之这个小屋就被青翠欲滴的绿竹紧紧环绕着。 “兰诺,师傅回来了。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 原本还两眼无神无精打采的男孩,忽的一下从台阶上跳了下来:“是什么……去,我不稀罕,哼!” 说完还翻了一下白眼,撅着一张小嘴,转过身,昂着头抱起还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白猫,走进屋里。 老人好笑不已,放下背上的竹篓,走到坐在凳子上生闷气的孩子面前,笑嘻嘻地扮了几个鬼脸,孩子还是面无表情,只是用一种你很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老人有些尴尬,笑脸有些挂不住。没过几秒,他眼珠子一溜,藏在背后的右手嗖的一下飞出来,在孩子的眼前晃了晃,嗖地一下又缩回了背后。 孩子转了一下椅子,再度低着头背朝着老人。老人这次不再跑到孩子面前了,而是原地站着,翻开书本,边念边偷偷地瞅孩子:“伟大的木元素之神普勒耶尔,请赐予我力量吧,亲爱滴木元素们,欢迎来到我的指尖,让我们共同作战吧——叶舞术……” 兰诺心里好像被羽毛挠了一下一般,很想抬头,不过他还是努力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脸上仍旧毫无表情,不过随着整个房间逐渐被一层淡淡的幽绿的光芒环抱时,兰诺再也忍不住了,一个起身,抱着猫往屋外走。 “好了,我错了,我不该说话不算数,把你一个人留下,你要我怎么补偿你,说吧?”老人的表情很诡异,好像是要被押上断头台似地。 小孩原本还乌云密布的小脸瞬间晴空万里,比川剧里的变脸都快。 “这可是你说的哦,第一,我要你教我木系魔法;第二,以后你出门都要带上我;第三,我还没想到,先欠着,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小脸止不住的得意,小手还一二三地比划着,老人越听脸色越难看,脑袋越垂越低。 “怎么,您老觉得太少了?”笑得如天使般阳光灿烂的小脸一寸一寸逼近,老人却只觉得阴风阵阵,忍不住打了哆嗦,一下子反应过来。 “没,就这样说定了。”说完还立马抬起头,挺起胸膛,用行动证明自己很“愿意”。 “好,你自己同意的哦。”兰诺把那个“哦”字拖得老长,然后趁着老人发愣的时机,顺手牵羊,拿走了老人手里的书,更可恨的是还学着老人刚才的动作,在他面前晃了两下,才哼着小调,背着手,出了门。只余下丸子同情地看了老人一眼,然后又扭过头继续打瞌睡去了。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遇到这么个小恶魔,老天无眼啊……”屋子里只余下某个老者惨痛的呼唤,声音飘得老远,老远。 与老人悲痛地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兰诺心情甚好地拿着书,盘着腿坐在草地中央的空地上,照着书本上的说明,双手交叠放在腹部,双肩笔直地伫立着,脑袋微微往上仰,然后闭上眼睛,放下所有的杂念,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整整5个小时一晃而过,兰诺缓缓睁开双眼,一抹锐色从他那双原本就很明亮的眼中快速闪过,只是速度太快,谁都没发现。 一直在旁边密切注意着他状况的威廉姆急切的问道:“怎么样,你感应到了什么没有?” “什么都没有。” 兰诺说完就伸了个懒腰,爬起来甩了甩脖子,朝屋里走去。 站在他身后的威廉姆,沉思了一下,似放松,又似有些失望,最后才自言自语了一句:“虽然没啥成效,但好歹也没反噬啊。” 第二十七章出诊 小小的四方桌中央放着一大盆鲜红色热气腾腾的汤汁,还有几片白色的肉片漂浮在水面,引得人垂涎欲滴,食指大动,威廉姆摸了摸花白的胡子,舌头忍不住溜出来在嘴唇上转了一圈,手也忍不住伸向盆里。 “啪”的一声,伸到半路的手被拍了回来。 “洗手,拿筷子和碗来。” 被徒弟这么训斥,威廉姆也丝毫不介意,反而还乐颠颠地跑到厨房去拿碗筷。 一旁蹲在桌角的白猫鄙视地吱了一声,似乎在说,八辈子没见过吃的么,当然,如果不看它双盯着盆子发光的双眼的话这吱声更具有说服力。 碗筷一上桌,一人一猫就开战。 “猫该吃鱼骨头。”威廉姆边说还边把自己啃完了的鱼骨头扔到丸子的碗里,可惜他的筷子还没到达目的地就被一只猫爪拍在了桌面上,丸子还用另外一只爪子护住自己的碗,见骨头落到桌面了才放下心来,然后两只前爪抱着碗,慢慢挪到兰诺的肘边,然后用一双可人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 被丸子折腾过好多次的兰诺非常明白丸子固执的性格,只好夹了两块鱼打发它,然而丸子看着盆里的鱼块已经所剩不多,摆了摆脑袋,甚至还摇了摇尾巴,呜咽了两声,就差在脑门上贴三个字:我还要。 兰诺只得再夹给它,看见兰诺还要给这只臭猫,威廉姆不干了,端起盆子,把剩下的鱼都夹进了自己的碗里,这才放下只剩下汤汁和白菜的盆子。 兰诺淡定地夹起白菜放进碗里,其实一开始他也被这一人一猫弄得很头痛,可惜这种戏码天天上演,时间一长他也麻木不仁,直到现在终于能做到视而不见了。不过这也得归功于他的好手艺,说起来威廉姆就是一厨艺白痴,做了几十年饭也仅限于把食物煮熟,兰诺吃了三天之后就再也无法忍受,只好亲自动手,丰衣足食。哪知威廉姆一吃过兰诺做的饭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再也不做饭,硬是把厨房重地交给了这个还未满5岁的孩子,兰诺当时挺气愤的,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是个制住威廉姆的法宝,从此威廉姆开始师纲不振,数度被这孩子要挟,最后还被迫教这孩子魔法。 “你现在的魔法感知怎么样了?”酒足饭饱后的威廉姆,背靠椅子,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终于想起关心起自己的徒弟来了。 “没什么,还是老样子。”犹豫了一下,兰诺还是没说实话,其实他现在练习元素感知,老是觉得有紫绿蓝红橙五条彩龙飘过,钻进自己的身体里,然后就觉得身体暖暖的,回房查看胸前的花形玉佩,总觉得那颜色似乎又深了一些,尤其是那片绿色的花瓣。这跟书上描述的完全不一样,书上说感知木元素到木元素的话,你能闻到森林的气息,成功的时候能把木元素凝聚在手心,形成浅绿色的薄雾,感知力越强,薄雾的浓度就越大,但兰诺天天坐在草地中央就是闻不到任何味道,连续练了半个月,手心里连丝绿烟都没冒过,也难怪威廉姆要叫他放弃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威廉姆,因为没有魔法元素的人修炼魔法本身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稍微不注意就可能走火入魔,轻则受伤,重则殒命,这就跟中国古代的内功修炼走火入魔差不多,因此威廉姆一直不愿意教兰诺魔法,最后被兰诺威逼利诱,死缠烂打得受不了,才教他的。眼看兰诺修炼了半个多月仍然没有任何起色,他虽然很失望,心里又恨矛盾地感到庆幸。 经过一番细嚼慢咽,兰诺终于吃完饭,不理会还在一旁沉思的威廉姆,他丢下碗,抱起丸子出去进行每天的例行公事——散步。 散完步,歇息一下兰诺还得练习跆拳道。现在他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早上学习魔法,下午学习药物知识,晚上练习跆拳道。不过跆拳道和魔法收效甚微,相对的由于拥有前世的记忆,他的理解能力本来就比普通人强很多,再加上前世对药物也有一些了解,因此他的药剂学学得非常好,威廉姆经常在一边感叹,他简直就是个药剂学天才,只要努力一点,他一定能成为药剂学的一代宗师。威廉姆的这些“赞扬”兰诺通常是左耳进,右耳就出了,完全没放心上,毕竟家族的命运才是他最关心的,因此他想要变强的心更加迫切了。 “威廉姆师傅,我家少爷病了,您快去看看吧!”人未至,声先到,远远的就看到一辆双轮马车飞快地从竹林的小径上疾驰而来,车还未停稳,赶车的伙计就跳了下来,直朝竹屋奔去。 在厨房里洗碗的威廉姆一听到声音,连手都顾不得擦就跑了出来。 “你是?” “我是城主府的奴仆吉姆,我们家少爷从昨晚就开始拉肚子,请了城里好几个治疗师和药剂师都没有效果,今天更是拉了一整天,实在是不行了,只能请您老去帮帮忙了。” “好的,你等下,我拿点药草,马上就走。”话还没说完他就钻进了屋子里。 两分钟不到,他就出来了,只是手上多了他那个竹篓。 “兰诺,你好好呆在家里,我可能很晚才回来,你把门关好,早点睡觉。” “不,我要跟你去,你上次答应了我的。” “听话,师傅是去办事,很晚才回来,你就别跟去了。” “这荒山野岭的,几里地都没一户人家,万一半夜来个小偷强盗或者凶猛的野兽,我可怎么办啊,腿这么短,跑也跑不动,力气这么小,打也打不过……”边说还边用袖子猛擦眼睛。 “兰诺,这离城门才5里地,哪里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和强盗啊。” “那小偷呢,你能保证没有么?唉,查理叔叔啊,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算了,你也跟我去吧。”威廉姆拿这个一会儿盛气凌人,像个小大人一样,一会儿哭哭啼啼,撒泼耍赖,十足小孩子一个的徒弟没辙,只能应了他的要求,再说,真放他一个人在家,他也不放心。 刚才还哭得死去活来的孩子转眼就喜笑颜开了,嘴唇裂得老开,笑意从眉梢一直蔓延到眼尾。威廉姆叹了口气,又着了这小子的道。 第二十八章城主有请 马儿跑得飞快,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半个小时内就赶了。 马车在城主府门前面的石狮子旁就停了下来,一个管家摸样的老者站在门口不停地拍手踱步,不时地四处张望,一看见他们下车,立马欣喜地跑来。 “威廉姆师傅,您老终于来了,快跟我进去吧。”威廉姆身后的小尾巴,兰诺同学被完全忽视了。 一行人刚踏进大门,里面一条四五米宽的主干道上又停着一辆十分奢华的马车,老管家掀起幕帘,恭敬地对着威廉姆说:“威廉姆师傅,您请上车!” 兰诺不由得瞠目结舌,在府里都要乘马车,这城主也忒有钱了,架子也忒大了,比罗格伯爵府都要奢华啊。一路上,兰诺都想看看这个城主府是否是由金玉砌成,可惜光线太暗,啥都看不清。 大约行了一刻钟,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侍女急匆匆的上前:“乔伊大人,您可回来,城主已经催了几遍了。” 管家领着他们二人慌忙地往一个灯火辉煌,奴仆还跑来跑去,热闹得很的小院走去。小院的正中间有一个舒适雅致的套房,外间圆桌旁坐着一个眉宇间带着愁绪的中年男子,内间时不时地传来小孩子的哭闹声,还伴随着一个妇人的低语和轻泣。 兰诺还来不及打量这个房间,那坐在桌旁的中年男子便站了起来,右手放在胸前,朝威廉姆微微一鞠躬,说道:“威廉姆师傅,您终于来了,麻烦您看看阿尔伯特的病情怎么样了?” 威廉姆摆了摆手,也没跟他客气,直接走进内间,放下竹篓。原本坐在床沿低泣的妇人一见到外人进来,马上擦了擦泪珠,站到了床的一边。 威廉姆顺势走到床边,只见一名面色蜡黄、神情憔悴、面露痛苦之色的孩子蜷缩在被子中,时不时地还哀叫两声。威廉姆还在打量他的时候,他又马上从被窝爬起来,急匆匆地往外冲,侍女似乎已经很习惯这种状况了,一个侍女马上拿起一件外袍跟着跑了出去,另外一个拿起厕纸也跟着跑了出去。 老城主两手一摊,右手朝着孩子跑出去的方向指了指,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您老看见了,就这么折腾了一天一夜了,唉……” 旁边的妇人也马上接口:“就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啊,威廉姆师傅,全靠您老人家了。” “阿尔伯特少爷是吃坏了肚子吧,他这几天都吃了些什么?” “前两天,天气热,少爷不肯吃饭,天天吃冰窖里冻的西瓜,晚上睡不着,还喝了三碗冰糖水。”侍女喏喏地开口。 “你们这些奴仆是怎么照顾少爷的……”城主妇人一听就很上火。 “住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城主打断了城主夫人的训斥,转而向威廉姆问道:“您老可有办法?” 威廉姆弯下腰翻了翻他的竹篓,才抬起头,望着城主:“我这里有些治腹泻的药草,拿去熬水给阿尔伯特少爷喝了,过两天应该就会好。” 他说完,城主没吭声,可是城主夫人却面露难色:“这个,阿尔伯特这孩子,从小怕喝药汁,一喝就呕吐,今天上午一个药剂师也开了药方,结果阿尔伯特一喝下去,不到一分钟就全部吐了出来,您老看看是否有药丸啊。”原来不是没人能治好这个大少爷的病,而是没人能使他乖乖把药吞下去,我就说嘛,区区一个腹泻,还会难倒这么多人,兰诺在心里暗自嘀咕。 威廉姆皱了皱眉头,站起身,对着老城主夫妇道:“就是连夜加工,药丸要做好也要等到明天早上,此外,由于还差一味药草,药丸起作用的时间恐怕会拖到明天晚上,您看以少城主目前的状况,拖到明天恐怕……” 一时间,房间里鸦雀无声,大家都沉默了。 “我有个办法,老城主不妨一试。”一道清脆悦耳的童声响起。 “这位是?”老城主疑惑地看着威廉姆。 “这是从小跟着我学习药剂学的徒弟兰诺。”为了取信于人,威廉姆还特意撒了个小谎。 “这……”老城主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要把自己的独生子交给这个牙头还没长齐的小子,实在是不放心啊。 “我只需要给我府里浓度最高的一瓶酒,再给我半碗白砂糖。反正这两样东西对人体是无害的,您不妨试试,晚上我跟师傅回去再连夜赶制药丸,如果明天还不见成效,也有药丸可吃,您看怎么样?” 正说着,一个小厮抱着去如厕的小少爷回来了。老城主看着无精打采、浑身无力的儿子,咬了咬牙,狠下心来,点了点头。 “乔伊,你吩咐人去准备好兰诺要的东西。” “是。”乔伊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两个侍女拿着托盘走了进来。兰诺旋开瓶盖,闻了闻,一股刺鼻的酒味涌出,看得出浓度不低。他把酒倒进盛着白砂糖的碗里,酒刚盖过白砂糖,他就放下了酒瓶,摇了摇碗里的酒,等酒完全渗进白砂糖里,再拿起旁边的烛台,靠近倾斜的碗面,“扑”的一声,碗上面已经燃起蓝色的火焰,过了大约两分钟,他鼓起腮子,使劲一吹,火光啪的一下消失。 众人面面相觑,只有威廉姆乐呵呵的说道:“要相信我的乖徒儿嘛。” 兰诺心里忽然涌起难言的感动,其实他和威廉姆相识也就才一个多月,他却如此相信自己,什么都不问,还在外人面前夸下海口,也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自己定不能让他失望。 兰诺端起碗,来到床榻边,旁边的侍女连忙扶起阿尔伯特,兰诺趁机把碗移到他嘴唇边,他闻了闻,双唇紧闭,眼睛移向一边。 “你不喝就继续拉肚子吧,想想今晚还要继续跑多少次啊,你等着屁股被拉肿吧!” “你……”阿尔伯特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尊敬的阿尔伯特少爷,您看高贵的城主大人和美丽的城主夫人为了您,整夜没合过眼,作为他们最孝顺儿子,作为我们摩斯雷斯城最英勇的少主,您是不是应该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呢!”话音一顿,满是疑问和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难不成您是怕喝药?”一手大棒,一手萝卜,外加一个激将法,在兰诺手中运用得炉火纯青。 阿尔伯特咬了咬牙,从兰诺手里抢过碗,仰起头,咕噜咕噜,一下子就把碗里的白砂糖酒精水喝得干干净净。 老城主朝兰诺瞥去赞许的一眼,兰诺不骄不躁,安静地走到威廉姆身后。威廉姆连忙像城主告辞,回家制作药丸去了。 第二天,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玻璃,抚摸在兰诺那张苍白的小脸蛋上时,一夜未眠的兰诺挥了挥手,像是拍苍蝇一样,可惜阳光没被拍走,他只好把头扭向背阴的一面,威廉姆看了看正在打瞌睡的徒弟,笑了笑,准备出去做早餐。 “威廉姆师傅,兰诺少爷……” 吉姆那个如公鸡叫晨般的大嗓门在林中响起,不少还在歇息的鸟儿被吓得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威廉姆的适应能力很强,他已经习惯了吉姆这种特别的打招呼方式,迎上去问道:“少城主的病怎么样了?”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昨晚到总共就拉了一次肚子。城主想好好的谢谢你们,特意吩咐我来请您和兰少爷过去。” “太好了,那我们就不用做药丸了,可以去睡觉了。”睡眼惺忪的兰诺一听那个大少爷好了,脑子里紧绷的弦一下子放松,只余下可以好好大睡一场的念头。 “这个,去城主府里睡是一样的啦。”吉姆挂着一张比向日葵盛开还灿烂的笑脸,讨好地说。 “走吧,兰诺,到马车上去睡是一样的。”威廉姆下来了结论。 兰诺摇摇晃晃的上了马车,脑子里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间忽然想到,城主大清早特意来找他们去就只是为了感谢这么简单么?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兰诺少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