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合金钢钉射硬不射软

合金钢钉射硬不射软

2019-10-07 12:32

打赌
  (闪小说)
  新调來的高厂长分付说:“李主任,听说你会干木匠活?你负责用木方在二楼梁下间壁个小仓库。”
  “没问题,只是大梁水泥坚硬,射钉枪无法将钉射入?”
  “不对,合金钢钉射硬不射软。”高厂长非常自信。
  我解释到:“梁的水泥标号高,硬度大,不同于一般的砖混墙。”
  “我这个‘犟眼子’遇上个‘倔嘴驴’,这样吧,马上试验,谁输谁上门前饭店请厂鼓干啜一顿。”厂长自信说。
  我有十分把握,便说:“君子一言。”厂长立刻接过下句:“快马一鞭。”
  我站在梯子上,填弹装钉,对着厚厚的房梁,将射钉枪用力一推,扣动枪机——“咚”的一声巨响,射出的钢钉“叭嗒”一声落在水泥地面上,房梁侧面只留下一个白点。
  高厂长不服劲,亲自上梯操作,结果一个钉掉在地上,另一个钉折成两截,飞射两侧。看热闹的起哄:“厂长请客了!”
  中午在食堂用餐,厂长在大家玩笑中埋了单。
  为了改造设备,车间制冷压缩机的冷却水由制冷车间蓄水池内供水,两道八厘米直经塑料循环管道,跃过近五米高的冷库输入生产车间。停机后,管道内的存水必须放掉,否则夜晚近零下40度,管道必冻坏。
  改造完工我提出疑议。
  厂长又和我思路相悖。他很难相信我说的道理,不相信只有两米高的蓄水池中的水,会流向五米高的房上再流向车间,池水不接近地面不会停止。
  于是又一次打赌开始。鉴于上次的教训,这回我和厂长每人出二百元放在中间人销售赵副厂长手中。这边车间打开“易流阀”,我们几位按二百元标准到门前饭店“潇洒”了一把。
  回來后,一池水几乎流尽。我说这就是上中学物理课的连通自吸的原理。厂长问如何解决?我回答,在水池上的管道按上个吸闭阀就解决了。
  高厂长心悦诚服的说:“服了,就任命你为生产副厂长。”
  
  二0一三年五月十一日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合金钢钉射硬不射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