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有一个紫衣女子静立其旁

有一个紫衣女子静立其旁

2019-10-06 22:56

雁门关。
  夕阳浸染古道,流云往返天涯。山郁苍翠的古道旁,繁荣尽去。雁门关绝壁之上,隐隐有一首被人用剑刻上去的诗:
  胡汉丹心英雄意,三十艰辛世凄凄。
  泪染长襟豪杰事,血溅轩辕千古惜。
  石壁前,有一个紫衣女子静立其旁,女子看起来已有三十多岁,早过了韶光年龄,流凝粉黛,衣袂翩飞。女子忽然扬手跃起,“叮”的一声,电光石闪之际,长剑在绝壁之上游走,火星过处,已然多了一行字:
  血恩血仇十年恨,血债血偿一朝清。
  女子飞落,微风袭来时,流苏宛转之际,却见那女子瞳眼无光,眼色黯淡,仿佛盲了已久。
  “快看!魔头在那儿!”忽只听二十来个丐帮三代四代弟子一阵惊呼,无人敢上前,只见一个白发萧萧的丐帮长老啸然而出,飞身之际,内力发出声音,响彻四野:“丐帮吴长风领教西域魔教!”吴长风竹棍挥出之际,紫衣女子亦飞身而起,拔剑相迎。
  吴长风使丐帮棍法迎敌,紫衣女子长剑似带有阴毒之风,二人在雁门关壁仞之缘恶斗,丐帮弟子呼喝不已,响声连成一片。正这时,各派豪杰均已赶到。
  原来十年前萧峰在雁门关成全大义之后,宋辽两邦得以短暂的安宁,其中有不少尊萧峰为英雄的,便在这雁门关之上刻了一首诗。时至十年后的今天,却无意中得到西域明教入主中原的传言。又听闻有一个神秘高手在雁门关萧大侠赞诗旁盘桓不去,便引起江湖人的恐慌,皆以为是明教中人捣乱,这才纷纷赶至雁门关。
  却说那女子与吴长风已过了近百招,紫衣女子剑风杀得很紧,吴长风毕竟上了年纪,内力大不如前,加之紫衣女子出招凌厉,剑剑至阴至毒,吴长风亦不敢直缨其锋芒,百招之间,吴长风已然占尽下风。只见紫衣女子剑一摆,吴长风手中竹棍断作两截。紫衣女子左手一扬,衣袂宛如铁锋一般,直击吴长风心口,吴长风被击退了开去。
  丐帮弟子一啸而上,紫衣女子全无惧色,挥剑而上,丐帮弟子更是近身不得。
  十丈开外的山峰上,有两个道人临风而立,长者已有四十光景,腮须飘风而起,背负长剑,笑引穹天。少者二十出头,气宇不凡。长者开口道:“紫阳,你可看出这女子的招式套路来?”少年道:“徒儿愚钝,一时看不清。”老道叹息道:“这女子似不是魔教中人。哎……江湖人胡乱猜忌,昔年只因一念之差,便让萧大侠一家在雁门关造成血案,如今,这一幕似又要重演了……”“师父?”少年看着师傅,大是不解。
  紫衣女子剑风挥动之间,丐帮二十几个弟子已有七八个挑翻于地。正这时,忽见远方一个人影似飓风般闪将过来,临空之际,一阵雄浑的龙啸,紫衣女子飞身而起,掌力至处,地上的一尊方石被摧个粉碎!
  少年道士不由惊道:“降龙十八掌?难不成是丐帮的池帮主亲自到了?”丐帮本自前任帮主游坦之死后,帮众无人主事,大事暂由四大长老负责,直到两年前,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加入丐帮,从此,又将丐帮引向了繁荣。曾几次领丐帮弟子打退西夏来犯之敌,随后被众人一致推为丐帮帮主,并由丐帮内部留下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残本,练就了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老道人淡淡的问:“你看出来了?”张紫阳但看不语。老道人问:“你有几成把握可以胜过池放鹤?”张紫阳茫然的道:“徒儿不知……七成,也许没有。”老道人笑道:“其实以你的武功,已在那乞丐之上了!”张紫阳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池放鹤年轻意气,一上手便将天下阳刚第一的“降龙十八掌”招招发出,群雄惊叹之时,紫衣女子已然再也无所避及,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静静地立在峭崖之巅,回向众人。群雄中一阵惊动,“杀了她!”的喊声响成一片,此起彼伏。
  紫衣女子忽然长笑一声,猛一转身跃下雁门关万丈深渊,有内力发出的声音传上来,却是真真切切:“英雄引剑儿女恨,长使恩仇笑人生!哈哈……”池放鹤登即一怔,群雄亦哑然无语。
  张紫阳欲出手相救,老道人却拉住了他:“紫阳,你疯了么?那可是万丈深渊,你想送命么?”张紫阳“可是……”还未说出口,只见山顶的另一端,一个玄色身影蓦地掠出,宛如一道流星,急坠直下,近女子身旁时,玄色披风铺天盖地将紫衣女子卷起,来人不借助任何外力外物,竟凭空踏风而上,一直飞了上来。群雄之中立时又一阵骚动。
  来人飞将上来,松开紫衣女子,是一个年过三十四五的中年男子,那男子浓眉大眼,鼻子扁平下塌,容貌颇为丑陋。来人道:“阿紫姑娘,原来你真的还活着?”紫衣女子兴奋地在来人脸间摸了摸,笑道:“虚竹哥哥,真的是你么?”虚竹见阿紫双目复瞎,孤苦十年,今日又被群雄所困,心中疼惜万分,问道:“阿紫姑娘,你一个人在这儿作甚?”阿紫道:“这些人逼死了姊夫,我要为姊夫报仇!”虚竹叹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过去的早就过去了,又何必再深究呢?”阿紫道:“不行,姊夫不能白死!”虚竹拉住阿紫,道:“大哥没有白死,宋辽两国不是平安了十年么?”阿紫不听,想挣开虚竹,却是挣不开。
  池放鹤见二人一上来便只顾自说自话,全然不将在场的众豪杰放在眼里,便朗声道:“明教妖人,自恃武功高强,就不将我中原万千豪杰放在眼里么?”虚竹转过身来,道:“池帮主说哪里话?这里哪里有什么明教妖人?你如此为难阿紫姑娘却又是为何?”池放鹤道:“怎么,阁下不是明教中人?”
  阿紫怒骂道:“你是甚么东西?还枉称是丐帮帮主,跟我姊夫比起来,连一半都不及!”池放鹤这才知道自己是弄错了,一时无措,怯声道:“那你无故毁乔帮主赞诗干么?”阿紫道:“谁毁姊夫的赞诗了?你哪只眼睛看见了?”虚竹止住阿紫道:“池帮主,既然是误会一场,也无须再深究了,就此作罢如何?”
  池放鹤道:“可这位姑娘打伤我派吴长老和这么多弟子,怎可不交代一声就走?以后我丐帮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虚竹问:“那你要怎的?”池放鹤道:“除非受得我三掌,我便放了你二人!”虚竹道:“阿紫姑娘纤弱,怎可受得你三掌‘降龙十八掌’?这三掌,我替她受了如何?”池放鹤道:“只消吃我三掌,谁受都是一样!”
  这时,忽听人丛中高高传来一声:“且慢!”众人回身之际,群雄之中走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富家公子,一身干净的锦袍白袂迎风拂动,却是好看。来人正是段誉。段誉走上前来,道:“这位乞丐老兄,你一个男儿合着这么多人欺负这两个人算什么英雄?”
  江湖之中资历较老的,凡是经历过十年前雁门关那场大战的都不由沉下声来,静立不语。昔日萧峰的两位义弟齐齐现身雁门关,这个中厉害,众人心里都清楚。
  池放鹤初不知这段誉是何人,但见他文弱儒雅书生模样,便道:“这位仁兄切莫多事,我小乞丐做人也讲个原则,你现在离去,我便不予计较。”虚竹一见义弟千里赶来,可见这份义气至深至厚,当即喜叫道:“三弟!”段誉一听唤,迎了上去,拉住虚竹的手,道:“二哥,一别十年,一切安好?”虚竹道:“二哥一切都好,我想你想得紧呢!”
  阿紫道:“是段誉哥哥么?”段誉见阿紫并未死去,惊喜之余又不免心酸,道:“阿紫,哥哥无能,让你受苦了。”阿紫摇摇头,道:“我不怕,阿紫有姊夫相伴,再苦再累我也不怕。”段誉无言,提起十年前的那一幕,总是有太多遗憾。
  段誉忽然转身朗声道:“池帮主,得罪你的是我妹妹,这三掌应由我来受,请放了他二人。”虚竹抓住段誉的手,道:“三弟,你的心意我明白,但我这个做兄长的从未为你作过什么,这三掌,你就别与我争了。”“可是……”阿紫忽然道:“两位哥哥的心思我明白,可是既是我自己闯下的祸,阿紫自己解决就是了,何必劳烦两位哥哥。”
  虚竹道:“阿紫姑娘你不必担心,他降龙十八掌未必就伤得了我。”未等阿紫说话,虚竹已啸然而出,道:“池帮主,我是他们的二哥,这儿我说了算,丐帮弟子是不能白死,你出招吧!”
  池放鹤道:“那休怪小乞丐无礼了!”池放鹤高叱一声,双掌飘出,掌力至时,虚竹足尖一点,向后跃去,全然不顾身后已是万丈深渊,在半空凝运全身内力,使开“北冥神功”,将掌力引入体内运转一遭,虚竹大喝一声,掌力四散开去,内力激发时,四周草木皆震颤不停。池放鹤大惊失色之下,第二掌“亢龙有悔”已然发出。
  虚竹在空中一闪,玄色长跑一展,截住掌力,转身之际,已将掌力化解开来。池放鹤不由分说,趁虚发出第三掌,龙啸之声不绝于耳,掌力携着内力铺天盖地而来,虚竹倏地将左手一扬,刚才那第二掌掌力飞出,正与这第三掌相撞,这招借力打力之法,虚竹丝毫不损,池放鹤却耗了大部内力,如果后掌不及前掌猛烈,受害的终还是发掌人自己。
  内力相撞时,掌力反冲回来,池放鹤硬生生被逼退了四五步。虚竹飞身在绝壁上轻点两下,借力飞身上来,抱拳道:“池帮主,承让。”池放鹤道:“前辈好功夫,小乞丐佩服。”
  虚竹道:“池帮主,怪在下多一句嘴,降龙十八掌讲的是纯阳纯刚之力,而从你发掌来看,招招都是凌人之上的霸气之风,像你这般,不仅伤人伤己,久练对自己也无甚益处,也永远到不了我萧大哥的境界。”池放鹤喟然叹道:“乔帮主英雄盖世,我自是不及他。小乞丐言而有信,你们可以走了。”
  山顶之上,那老道人道:“逍遥派的武功果然不凡,我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张紫阳叹道:“那池放鹤倒也是个讲义气的人,以前我只知他恃功孤傲,而今看来,却是误会他了。”老道人道:“日后,这池帮主定大有作为。”张紫阳望着师父,满是不解,只是师父说话,从来毫无偏差。
  一名道士打扮的弟子跑过来,道:“报掌门,明教在十里坡出现,少林派已有少数弟子遭到毒手。”老道人一惊:“什么?”老道人道:“紫阳,你快去通知各派早作准备,我先去会会明教妖人。”张紫阳道:“师父小心!”老道人对那弟子道:“引路!”便与那弟子下山而去。
  众豪杰此刻方知这个盲眼女子正是昔日那个胡搅蛮缠的萧峰的姨妹,大理国已故镇南王段正淳的千金,才知是误会一场,各派各自寒暄几句,就欲离去。
  这时,忽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骑马奔上山来,到近前翻身下马,跑到段誉面前,道:“主公,西夏国李造福率数万人正向雁门关围了过来!”段誉一惊,扶起少年,道:“西夏如何就知我等在这里?”
  群雄一听为西夏所困,立时有一些人开始慌乱,却也有一些人跃跃欲试,试图一展身手,雁门关之上,立时沸腾起来。
  池放鹤走过来,道:“虚竹子先生,段公子,刚才小乞丐多有得罪,现在大敌当前,我丐帮也绝不含糊,定会护众派脱险。”虚竹毕竟心细,道:“敌暗我明,情势不清,池帮主还是勿要冲动的好。”
  段誉对那少年道:“青虹,你带多少大理人来?”段青虹道:“毕竟大宋境内,除了渔樵耕读四大家臣,并未带其他人。”段誉叹一声:“不管这么多了。”便对池放鹤道:“池帮主,我段誉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要御外敌,我绝不会退缩!”池放鹤道:“久闻段公子高义,今日见了,果然不凡。”
  正可谓“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可见大凡是英雄者,不论之前有多少嫌隙多少不快,真到了狄夷面前,也能烟消云散,义气相投。
  段青虹道:“主公,你可要保重性命,大理不能没有你啊!”虚竹也道:“是啊,三弟,如今你是大理皇帝,身份不比从前,切不可再冒冒失失了。这事你就不必操心,哥哥解决就是了。”
  段誉道:“二哥,当初结拜时说甚么来着?当年大哥去时,我们未能同担大义,难道这次,我们还不能共度难关么?”虚竹道:“放心,哥哥不是去拼命,我怎么说也是西夏国驸马,他应该不会为难我的。”段誉一拍脑门,道:“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二哥,我陪你一起去吧!”
  虚竹道:“你还是在这儿与群雄商议脱身之计吧!人太多了反而不好,我有灵鹫宫手下陪同就行了。”虚竹高声向人丛道:“梅剑竹剑何在?”只见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黑衣女子飞身上前,道:“主人。”虚竹道:“梅剑速备两匹快马,竹剑率灵鹫宫、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及逍遥派人马随众豪杰一起,随时准备抗敌。”二女子齐声领命道:“是!”便分头准备去了。
  “此办法却未必行得通。”忽远远听一个小道士走近前来,正是张紫阳。张紫阳上前向虚竹道:“小道张紫阳,奉家师之命,前来告诉各位,西夏这次乃是有备而来。西夏国伙同西域魔教,近三万多人正向雁门关杀来,力图将我众豪杰困死在雁门关。”
  众人听着这个小道士带来的惊人的消息,纷纷吵闹,只听有一人道:“你是甚么人,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一人道:“你怎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一人道:“我看你定是那魔教派来扰乱人心的奸细!”一人道:“任他明教怎地?我们这就杀将出去!”各派纷纷附和,吵嚷不休。
  张紫阳毕竟年轻气盛,自己好意来报信,不想却遭此奚落,更是激发了侠肝义胆,一挥手,拂袖间三丈开外的一块凸石被内力击个粉碎!群雄惊惧地看着这个少年,相顾之间,渐渐安静下来。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一个紫衣女子静立其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