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自从碰见了高渐离我才知道我的理想就是杀死嬴

自从碰见了高渐离我才知道我的理想就是杀死嬴

2019-10-05 11:03

荆轲和秦舞阳回到小店时,残阳把街道披上了一层血色,秦舞阳看见远处那座酒楼似一个剪影。他们坐下来,看着渐渐沉落的夕阳。秦舞阳说:“明天就去见秦王了,现在却不知道经过的这段日子是长是短了。”荆轲笑了一下,他有心事,往事一件一件涌过来,让他不知道先想哪一件。荆轲说:“舞阳,如果你不跟着我来,现在在干吗?”秦舞阳说:“这时候一定和兄弟们吃酒,那是种不用计较时间的日子。”秦舞阳看着荆轲,问:“你会在干吗?”荆轲说:“倘若我不是遇见高渐离,现在我一定进入一个无名的村子,等待天明后继续赶路,我会一直寻找。”秦舞阳说:“你寻找什么?”荆轲说:“寻找知己,不管是舞文弄墨的,还是闻鸡起舞的。”秦舞阳说:“但是你碰见了高渐离,找到了知己,后来你就坐在这里了。”荆轲说:“我活了这么久才知道就是为了等待明天这一天。”秦舞阳说:“明天也就是一死,但是我却死得不痛快。你知道吗荆轲,没做这件事以前我从来没想到过死,甚至我答应跟着你来的那刻也没有想到死,但是现在我才真的意识到我的死。我觉得我被骗了。”荆轲说:“为什么会这样说?”秦舞阳眼里有泪,说:“我本来很快活的,但是接了这个买卖后没有一刻是快乐的,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竟成了肩负重任之人。”荆轲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可以走。”秦舞阳说:“我怕兄弟们笑话。”秦舞阳点了灯,再次坐下来,说:“荆轲,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你为什么就来到了这里,你本可以继续找你的知己,一直找人切磋武艺,你有没有想过为燕国死不值?”荆轲说:“我少小习武,长大了注定要当一个刺客。碰见高渐离之前我不知道什么是朋友,碰见他之后我才知道人生是有主题的,作为一名刺客,我的主题就是刺杀秦王,这是从我一降生就注定的事。”秦舞阳说:“为什么你要刺杀秦王,为什么不是别人,你想过没有?”荆轲说:“刺客就是刺客,不过这是一桩有去无回的买卖罢了,我的身后是一个国家的目光。”秦舞阳说:“反正我想不明白,我怎么就他妈的要行刺秦王了,想想就知道,这件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荆轲说:“舞阳,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你可以走,明天我一个人去就是了。”秦舞阳说:“晚了,我只是不想被兄弟们笑话。”屋里的颜色又暗了一些。秦舞阳说:“咱们去吃饭吧,最后的晚餐。”荆轲站起来,秦舞阳问:“秦王长得什么样?”荆轲说:“想象不出,到时候提了他的脑袋就知道了。”
  两个人在一楼一张桌子上吃酒,偌大的馆子没有他人,几个大盘子盛满了大块牛肉。荆轲大口吃着,说:“我最喜欢牛肉了,当刺客这么久我最爱的就是牛肉。”他看了秦舞阳,说:“你也多吃,这牛肉经过一夜的消化到了白天正好就变成力气了。”秦舞阳也是大口吃着,可嘴里没有多少香甜,他感觉自己的牙齿像坏掉了一样。荆轲吞下一口酒,说:“舞阳,你十三岁就杀了一个人,但是在路上走了这几个月,我发现你根本不像传说中的那样。”秦舞阳说:“那些都是虚名罢了,我早就知道我是小打小闹,你才是中原第一刺客,我的理想是当个混混,而不是刺客。”荆轲说:“舞阳,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我只是觉得到了这个时候犹豫也没有用,不就是一死吗?你看樊将军死了,那么多人都死了,就是为了刺秦这一件事,就是因为他嬴政才死了那么多人,所以我们要干掉嬴政,避免身边的人继续死去。”秦舞阳说:“国家亡了很多人也是一样活着,你没发现吗,这是趋势,燕国灭亡也再所难免,看看被秦国灭掉的那些国家的子民,现如今还是一样活着,他们原来是小国,现在都是大秦的子民了。”荆轲说:“你难道不是在燕国长大的吗?”秦舞阳说:“我是,但是我不觉得国家亡了能有什么,真正害怕的是那些王族和大臣,国家亡了,他们就失去了一切。我总是觉得你很不值,你本来就不是燕国的。”荆轲喝了一大口酒,说:“我也想过这些,但是整个燕国的人都在看着我们,过易水的情形就像是在昨天,高渐离的演奏,太子丹的眼泪,还有那天的大风,易水咄咄逼人的寒意,我自从出了齐国,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知己,也是在寻找理想,自从碰见了高渐离我才知道我的理想就是杀死嬴政,就像你的理想是和兄弟们一起喝酒一样。舞阳,这个你懂吗?”秦舞阳说:“荆轲,我懂,我只是为自己不值,更为你不值,在路上这几个月来,我就知道你中原第一刺客的名声绝非虚名,但是成为别人的挡箭牌太可惜了,你本可以继续游走继续寻找,喝喝酒,舞舞剑,岂不快哉?”荆轲说:“是啊,但这一切不再都是因为嬴政。”荆轲大吃一口牛肉,盘子光了,他喊道:“店家,再拿五斤牛肉来,烧酒再来二斤。”秦舞阳大吃一口肉,说:“他妈的,不就是一死吗,吃!明天和嬴政同归于尽了!”荆轲摸了一下匕首,说:“装樊将军的盒子和督亢的地图都放好了吗?”秦舞阳说:“放好了,樊将军的头开始烂了,谁说的防腐药可以撑三个月,闻了那味儿,我老犯恶心。”荆轲说:“只要嬴政认出那是樊将军就好。”
  吃罢饭,荆轲和秦舞阳回到了客房。荆轲活动了一下手脚,把武艺又练了一遍,没多久就微微出了一层汗。秦舞阳把腿担在窗户上压腿,看着偌大的圆月出神。
  “荆轲,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大!”秦舞阳说,没有听到荆轲的回答,秦舞阳回过头,房间里没有了荆轲的身影。“荆轲”,秦舞阳又喊了一声,然后回过头继续看月亮。一会后荆轲回来了,说:“你喊我?我去了一下茅厕。”秦舞阳说:“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大!”荆轲看着月亮,一阵微风吹来,荆轲感到通体顺畅,充满力量。荆轲说:“你也去趟茅厕吧,明天早晨喝碗姜汁水,正好合适。”
  秦舞阳从茅厕回来发现荆轲已经躺下了,他以为荆轲已经睡着了,也便睡下,很快就有了鼾声。荆轲其实还没睡着,他望着那轮圆月,房间里洒了一地金灿灿的光亮。
  随着一声冗长的吆喝,荆轲和秦舞阳走入大殿,他们离秦王越来越近了,几个月来对秦王的模样荆轲有过各种想象,但是眼前的秦国,荆轲又说不出什么怀疑来,偌大的宫殿,路过的以及在台下站着的众多的群臣,让荆轲认定端坐在上的就是秦王。秦舞阳跟在他的左侧,他们在秦王面前立定。这时,荆轲听见两面有些躁动,那是群臣在议论纷纷,荆轲侧脸观察,看到群臣看着他这里低语,荆轲先查看了自己,知道没什么异样,马上去看秦舞阳,发现秦舞阳在发抖,整张脸都在发抖,最厉害的是嘴角,往下看去,大腿快成了筛子,大臣的议论也就来自这里。荆轲看着秦王,说:“大王见笑了,我的这个兄弟从偏远的地方而来,没见过这么宏伟的宫殿,更没见过天子,所以才紧张起来。”秦王笑了笑,这之前他那烁烁的眼神让荆轲很不舒服。秦王说:“那就把督亢的地图拿上来吧。”荆轲瞄了秦舞阳一眼,秦舞阳把地图给了荆轲,又从荆轲的手中接过装樊将军人头的盒子。荆轲托起督亢的地图走向秦王,秦王大悦,那神情就像要过目稀世珍宝。荆轲打开卷轴,督亢地图上的山山水水尽现于秦王眼前,荆轲暗暗抓住了匕首,当秦王眼里地图还在展开之时,匕首已经直刺秦王,秦王下意识躲闪,匕首紧贴下颚划过,秦王“哎呀”一声,只听见群臣发出一声沉闷的“啊”,秦舞阳手里的盒子差点抖落。荆轲抓住了秦王的衣袖,匕首再次刺向秦王,秦王急着往一边躲闪,衣袖被撕烂,秦王得以脱身,荆轲紧追。秦王慌不择路,围着一根柱子跑起来,只听见大臣们齐声大喊:“大王,背剑!大王,背剑!”秦王便把长剑背于身后,“啊呀”一声长剑出鞘,猛跑几步,握剑抵向荆轲,不料这一剑中了荆轲的左腿,皮肉绽开,露出白骨,荆轲坐在地上,匕首紧握手中,看见秦王靠近,发了出去,怎料秦王一闪身,匕首钉在铜柱上,随着那“铮”的一声,荆轲心里升起一丝绝望。秦王挥剑,如斩草芥般给了荆轲八剑,荆轲成了血人,眼神还是硬的。秦舞阳大声喊道:“壮士!壮士!”,跪在地上抱头呜咽。荆轲大笑起来,壮士的笑声足以让这宏大的宫殿和台下的群臣心寒胆战,荆轲笑罢,对秦王说:“我之所以要抓你,而不是刺死你,就是想要挟你归还侵占的燕国的土地,可是我失策了,便宜了你小子!”又大笑,秦王挥剑砍去,荆轲毙命。秦舞阳跑过去,扶起荆轲,怎奈何刚才还是中原第一刺客的壮士此刻已经殒命,呜咽之声又起,秦王下令,众将士上台缉拿秦舞阳,秦舞阳一跃而起,冲向秦王,众将士的长矛刺向秦舞阳,秦舞阳毙命。
  秦王坐在位子上,看着荆轲的尸首良久不语,众大臣和待命的将士也沉浸在刚刚经历的恐惧中。少顷后,秦王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问道:“这荆轲何许人?”有位大将大呼:“此人乃是中原第一壮士!”秦王听罢,看着他的大臣,大声说道:“荆轲是天下第一刺客矣!”而后正襟危坐,传令道:“即日起攻打燕国。”
  接下来的事情,秦人葬了荆轲和秦舞阳,燕国亡,嬴政灭掉齐国后,统一了中国,自称始皇帝,史称秦始皇。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自从碰见了高渐离我才知道我的理想就是杀死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