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分州这异族混居之地

分州这异族混居之地

2019-10-03 14:14

今天的怀远,就是清代的分州。历代的封建王朝,对此地都非常重视,由于这里水陆交通便利,农业和商贸也较繁荣,再加上又是羌族和汉人混居之处,往来人员频繁且多而又复杂,所以历代官员都在此设立知县,派心腹之士专职防守护卫。
  清朝本来对汉族和少数民族就不信任,分州这异族混居之地,当然尤为重视,只要是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视为谋反当今,一杀以了(咱家)心愿,犹恐又一个石达开攻进白云庵危急分州。
  正当分州人民处在水生热中的时候,上峯派来一位官员,姓笵名光辉,是光绪年间的加捐举人(加捐,就是出钱买官做。)他身材不高却有一身肥腬,一张圆脸形如雕刻有眼鼻的焼饼,要不是一对象牙露出口外,面黄腬横的脸,确实是一块烧饼了,难怪人们叫他是(笵挖瓢)!
  自从同志五年建修完洄谰塔,又在塔下修了数间官庁,以供每任新官到任后,先住下休息,等待衙役和城民迎接知县太爷走马上任。那时众衙役鸣锣开道,城内城外的乡绅名流,以及匪首舵爷,无一不来粘花挂彩吆喝放炮,众贫民只能跪在路的两恻叩头高呼:“青天大老爷!”
  坐在马上的县太爷,确实感到洋洋得意,如此的着威着福,更望加官晋级。然而笵大老爷在官庁内等了半天,才有几个衙役姗姗迟来禀报:“城内城外的人跑的跑,藏的藏,无人敢来迎接大人!”
  “哦!难道我会吃人?”笵大人发怒了。
  “回禀大人,不是。”
  “说,是什么!”笵大人心急火燎了。
  “小人不敢说!”
  “说,老实说。”
  衙役没奈何,只好擅抖抖地说:“城里娃儿们在唱:
  笵挖瓢,笵挖瓢
  听到恶名快些逃,
  你如慢跑被抓住,
  先吃一刀定不饶。”
  “哦!”笵大人顿吃一惊道:“这又是明教,或是革命党作乱,不杀几个,分州何以太平!走!开道进衙门。”踌躇满志的笵光辉,决心要在分州这块土地上,做出一翻大亊来,以表对朝庭的耿耿忠心。
  果然一行人马穿街过巷,直走近衙门,沿途未见一个行人,大街上冷冷清清,见不到一个人影,更听不到一点声音,笵大人心中纳闷起来:人影影都见不到,虽然落得清闲,但那白花花的银子,又到谁的身上去取,如此长期下去,不说难有作为,更让同僚笑话!而且连买顶带花翎的银子也捞不回来了!
  笵光辉就任一两个月,都在清闲中过去了,这日他坐在公堂上问众衙役道:“近来闲得无聊,这分州何处好玩,去叫几个绅士,爷带你们都去玩玩。”
  众位当差一听说去玩,都乐得公堂上开了锅:
  有的说,“横原洞好玩,运气好还能拾到宝贝。”
  有的说,“青峰岭好玩,能观天望地,大人还能吟诗作赋!”
  又有的说,“祖林寺好玩,那里的菩萨非常灵验,官拜三拜,连升三级,民拜三拜,发富三代。”
  “不好!都不好!”范大人心中不赖烦了。
  一位知趣并懂得大人心里的公差说:“大明寺好玩!当年的陆游陆通叛也曾去过,和尚去迎接陆大人跪地叩头,陆大人笑道:
  “肥僧大腰腹,(陸游原作,大明寺碑记尚存)
  呀喘趋迎官,
  走疾不得语,
  坐定汗未干!”
  哈哈!哈哈!笵大人捧腹大笑道:“那里的和尚,真有那么“肥”吗?”
  “当然,庙里香火很旺,银钱很多,他们吃得好,玩得好,所以一个个长得肥头大耳!”
  “啊!真有意思,我得要去看看。”笵挖瓢确实高兴起来,今天终余找到了门路。他在心中盘算作:大明寺三字,是朱元璋所赐,这三个字大有文章可做。是啊!大清几百年过去了,这庙的大明二字,至今仍然不改,难道还不是高悬灭清兴明的旗号吗!何须罗辑乱党罪名,抓他两个肥和尚押进大牢,若有金银贡献,可无罪择放回庙,如若不然先斩后奏,奏他个灭清兴明的明教窝点,不仅剿杀有功,还能加官进级,下官何乐而不为也。
  笵大人急功近利,叫衙役急刻开道,向大明寺进发。
  衙役道:“乡绅都跑光了,无法邀请同行!”
  范大人心急如火地说:“跑了乡绅无关紧要,跑了和尚就没意思了!”
  范光辉一声令下,当!当当!众衙役前呼后涌,鸣锣开道,直奔大明寺而去。
  道锣一响地动山摇,大明寺的方丈听见道锣之声,知道笵挖瓢这瘟神是不怀好意而来,忙领大小僧人急忙跑下山岭,隐入森林逃避一击。
  百十单僧人慌忙脱逃,那还顾得铁钩上拴的黄鹂,还挂在树阴下,就没命的往山下跑,争先恐后地乱跑的僧人,把山道两旁的草花全都踏的七零八落,撒落山道两旁。
  笵挖瓢来到大明寺,寺内一遍清静,好安静的禅堂哟,除了吓得展翅难飞的黄鹂,和张口大笑无声的弥勒佛外,大殿后殿,偏殿和观音殿,上单房下单房,方丈室以及香极厨全都搜遍,空无一人。
  笵挖瓢盯着跃跃难飞的黄骊,心中怒气难以忍受,堂堂知县到此,无人迎接!只留一支野鸟张翅起舞,真是大不恭也!他再转眼看到那些被踏碎的山花时,他才明白:哦!都跑了,跑得如此惊惶,连山花都踏碎了,仅管全都跑了,这些山花还是为我而开。他无可奈何,拾起地上一块木炭,把带剑来到分州的杀气,以及心中此刻的尴尬,全都随着木炭写在粉壁上:
  萧然一剑渡江来,无计能除万户灾。(笵光辉原作,一剑是典,唐刘长卿诗,“轻身一剑知”句。此联,笵光辉借典自表对清政府的耿耿忠心,但天下大乱,清庭危急,分州万户之灾,我无计可除。)
  聊得宾朋寻大刹,不虞风雨透苍台。(百无聊赖也得不到宾朋的支持和慰问,只好寻有油水的大庙玩玩,没想到又遇风雨冷落,亭台苍凉。我范光辉真无光辉也!)
  钩鹂野鸟迎人舞,剥碎山花夹道开。
  翘首双楠高百丈,几人千载共排徊。
  “大人,和尚跑了这树还在,它一样替大人张开大伞乘凉呗!”一个衙役躬维着。
  笵大人一听,满腔怒火都喷了出来,怒目刁责道:“回吧,还在树下排徊什么?连午饭都吃不上,只好掩道回衙了。”
  “是!掩道回衙!”徘徊在树下的衙役掩旗息鼓,抬着官轿悄悄从原路而回。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笵大人笵光辉,此刻已威风扫地,落魄而归。
  突然一衙役报道:“禀报大人,一莽汉手拿板斧闯大人的道。”
  “哦!”笵大人一肚子气正没处出,那听得这话,大怒道:“必是明教行刺本官,还不就地斩首!”
  笵挖瓢一声令下,几个刀斧手一涌而上,刀剑其下,可怜这个砍柴的樵夫,来不急躲闪就无辜的被砍死在乱刀之下,笵大人吐出了一口恶气,愤愤回衙。
  被乱刀砍死的樵夫,无人收殓尸体,被几支饿狗争食,一肚子没有消化的树皮菜根。全被狗扒得满地都是。
  宣统末年,笵大人在分州杀了很多人,按大清的刑律规定,支县官是没有杀人权的,但他能斩杀自由,草菅人命,其恶是不言而喻的,清政府被人民推翻,笵光辉也走完了他(光辉)的最后里程,分州留下一支儿歌:
  笵挖瓢,笵挖瓢!
  嘴吐狼牙吃人狂。
  穷人刀下成冤鬼,
  儿啼女哭好凄凉!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分州这异族混居之地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