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他是这个号子里的老大

他是这个号子里的老大

2019-11-30 02:46

在看守所瘤子一直没发作,但我知道它们在我的脑袋里。从前我不太看得见它们,因为它们不飞出来,现在它们一飞就飞出来了。在稻草和尿骚混合的气味里,它们飞出我的脑袋,停留在灰暗的空气中,它们的形状跟医院里的片子相同,看起来,像一朵五瓣的灰色花朵。就这样,我看见自己光屁股站着,面对墙壁。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大概是要挨一顿暴打,这样的事情我听说过。但是他们没有打。他们让我自己把裤子脱了,面对墙壁站着,双手扶墙。我感到屁股一片冰凉。已经熄了灯,墙头透进一点月光,号子里看上去灰蒙蒙的,灰中带黑。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好半天没有动静,于是我转过身来。他们看着我,不说话。黑暗中,这七八个人的眼睛像猫眼,闪着隐约的荧光。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小耗子,被人扔进了野猫洞。有一个人戴眼镜,我看不清他的眼睛。第二天我才知道,他是这个号子里的老大。老大晃了一下手,说,算了。他斜靠着铺位,有气无力的样子。然后他软塌塌地抬起手,冲人堆里晃。众人一动不动,无人吭声。我听见大家的心都揪了起来,悬在黑暗的半空中。他的手指到谁,谁就慢慢地站起来,两边的人则慢慢出着气,气息软得像鼻涕。人也像鼻涕。他一共点了两个人,看上去,是除我之外最小的两个。后指的那个没有马上站起来,老大脱了一只鞋劈头就冲他扔去,在黑暗中鞋好像长着眼睛,不偏不斜,正好打中那人的眉心。那人呀了半声,老大的第二只鞋又扔到了他的嘴上。两个人对着一面墙站着,低着头,一只手扶着墙,另一只手解裤子。裤子掉到他们的脚背,裤叉掉到脚腕子上,四瓣屁股在黑暗中是灰色的。大小的猫眼靠墙根坐着,看着四瓣灰色的屁股,一动也不动。老大悠闲地站起来,他微微歪着头,趿着鞋走到两个人的身后。他抱着一个人的腰,把裤子里的东西掏出来,往那人的身上撞。一下一下地撞着,一边发出舒服的叹息声。众人看着他拔出来又插到另一个人身上,那人站得不好,他用膝盖一顶,那人一下双膝跪倒在地,他按着那人的头猛搞一气才松手。我吓坏了,胡乱把稻草垫子盖在身上。刚盖好,老大就扔过来一只鞋,我只好重新把垫子铺上。黑暗中猫眼都闭上了,我放松下来,开始闻到一阵又一阵的尿骚味。稻草垫里的虱子咬得我全身发痒,我特别想回家。我想家里的床,想床边塑料桶里的半桶水。这样一想,我后悔极了。老大是个大学生,在北京上的大学。他干的事跟杀人有关,但没杀死。我一点都看不出,他像个中学老师,知识分子,长得很斯文。他喜欢哭,我不明白一个爱哭的人怎么会杀人。他坐在床板上哭,双手捂着脸,哭得喉结一跳一跳的,像是里面有一只小耗子,眼泪水从两边涌出来,腮帮亮亮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爱哭的男人,他哭着哭着就把眼镜拿下来。如果他没进来,跟我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但我进不进号子都差不多,活着不会有什么改变。我们王榨有七八个人进来过,我爸和细铁哥还在新疆坐牢,快出来了,出来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这事我替细胖认了,他家给我四千块钱,我觉得没什么不好。但我不喜欢我睡觉的时候旁边有一个尿桶,不喜欢虱子咬我,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把我的裤子扒下来。我不喜欢他们撒尿,好象尿水随时都会溅到身上。我也不喜欢吃这里的饭,每顿都是白菜。但我喜欢听他们说女人,他们让我说,我一说,他们就笑,说我还没长毛就知道想女人了。他们每次都让我说小梅的事情,老大最爱听我说小梅断气之后我对她做的事情。实际上事情都是细胖做的,但既然我拿了细胖四千块钱,我就要把事情说得像是我干的。说了几遍,我就觉得事情真的就是我干的了。我问脑子里的瘤子,我是大头还是细胖?瘤子说,是大头,我又问:是谁干的小梅?瘤子说:是细胖。这时我觉得瘤子真是个好东西,它帮我认清事实,让我知道我是大头。但小梅在月光下赤裸的身体好象就在我的眼前,细胖衣服上的鱼腥味飘到号子里,在七八双猫眼中隐隐约约。老大说,你躺到地上去。我知道,这时候就是要让我当小梅了。秋天的水泥地凉得像冰棍,我一躺下去就打喷嚏,一口气打了十几个,喷出的口水落到我的脸上。老大就让我改躺到稻草垫上,他跨在我身上,一边解我的扣子一边说,这是演出服?我说,是。跳开放的女孩自己缝的,其实就是一块布,在胸口系一个结,下摆都掩不住,一动就露到大腿根。老大解我扣子的时候手很轻,到底是大学生,文雅。他摘掉了眼镜,眼睛半眯着,俯下身,脸对着我的脸,眼睛对着我的眼睛。但我知道他没在看我,他大概在看他想象中的小梅,或者看一个他喜欢但又永远不可能搞到手的女人。我的衣服完全被解开了,胸口一片冰凉。我说,她躺在稻场的地上,八月十五,月亮很亮,稻场上全是豆秸垛,她的身体一半在月光里,一半在阴影中,一半黑一半白,好象有人把她从中间锯开了,看上去很奇怪。我把她抱到有月光的地方。老大问,你抱得动她吗?我说抱不动。同号的七八个人窃窃地笑起来,他们怕值班的队长听见,笑起来就像一群老鼠在吃谷子。老大没有笑,他等着我往下说。在这之前我说过两次了,他还要我说,他把我当成小梅,一边听我说,一边在我身上干我干过的事情,他说这就像表演哑剧,他在学校的时候看过哑剧,他想参加学校的戏剧社,但人家不要他,他说这是一种歧视。歧视我知道,就是看不起。他在我光身子上抚摸。抚摸的时候他不让我说话,他的手指细长,是凉的,他跟我们王榨的学智哥一样,虽然生在农村,但从来没干过活,家里把他当菩萨似的供着。他反复摸我的脸,我的身上全是骨头,但脸上却有肉。在家我从不干地里的活,所以肉细。他用手指在我脸上按,划圈,也可能是写英语。划够之后他就一上一下地摸我的脸和耳朵,他把我的嘴唇捏起来捻,好象那不是嘴唇而是面团,他还捻我的耳垂。看样子他喜欢肉呼呼的东西。我已经知道他的习惯了,他的手一停,我马上开始说。我把小梅抱到月光底下,我没拽她的裙子,是裙子自己开的,她的奶坨子露出来,挺在我的面前,一点遮拦都没有,我伸手一摸,又软又凉,肉呼呼的,我又喜欢又心惊胆颤。我一害怕就把手拿开,但一拿开又觉得手上空空的没着落,就又放上去。我一揉她,别的事情就全不管了。她就是特别好的一个光身子,我跪在她旁边,全身的血都变轻了,很快地从这边流到那边,又从那边流到这边。我用右手摸她,右手的惊颤一浪一浪传到左手,我又用左手摸她,左手的抖动也一浪一浪传到右手。用两只手摸跟一只手摸完全不同,我两只手按在她的奶坨子上,十指连心,惊颤像闪电一样打到我的全身,我的骨头又酥又轻,呼的一下,全身都腾空了。老大摸了一下我满是骨头的肩膀,问,她没有戴文胸?我又回忆小梅的奶罩子,在大棚跳开放的时候,她的奶罩子闪着金色的碎纸,在两个一百瓦的大灯泡下闪着金光。听我说起大棚里的跳开放,大家都很来劲。我们号里有一半人看过开放,但老大没看过,他看过哑剧和芭蕾舞,但没看过跳开放。大家说芭蕾舞就是大腿舞,电视里有,大腿舞跟跳开放比,大腿舞最多算汽水,跳开放则是白酒,一句话,够劲。老大就让大家讲跳开放,轮流讲,一人讲完了下一个接着讲。他们都讲得不好,边讲自己边咽口水,讲得自己两眼发直腿根发硬,我们一点都听不出名堂。而且往往一两分钟就讲完了,连个屁都没讲出来。轮到我的时候,我脑子里的瘤子特别活跃,好象又回到了大棚的现场,在黑暗中我的眼睛闪闪发亮,我说,小梅的奶罩子上有很多金色的碎纸,两个一百瓦的大灯泡一照,闪着金光。她穿着半透明的裙子,绕场一周,里面奶罩的轮廓看得清清楚楚,还有三角裤叉,也隐约能看见,她一走,把下摆带动得一掀一掀的,差不多能看见大腿。她站在台中央,挺着,用手一拉,半透明的纱坎肩顺着她的肩膀滑下来,一下子,上身只剩了奶罩子。她又绕场两圈,再一弄,奶罩也脱掉了,上半身完全光着,像牛奶那么白。她挺着胸绕场走,一走一颤,好象里面装着水,我担心她颠得太厉害,水从里面流出来。她走到边上的时候,里面的人往她身上撒了一把发亮的碎纸屑,纸屑有红的绿的金的银的,她的身上就像长出了珠宝,在灯光下闪闪烁烁,她那奶坨子也沾了些发亮的纸屑,一颤一闪,一闪一颤。大家看得眼珠子都掉出来了,眼珠子纷纷跳出来,人都被定住了,眼珠子自己往台上飞,后面的挤着前面的,像一群马蜂,全是公的,但是没有马蜂的嗡嗡声,眼珠子们围着小梅的光身子,想流口水,但嘴又不知道在哪里,想眨眼,也不知道眼皮在哪里,它们想让小梅冲它们笑一笑,小梅连眼皮都不抬,她的头上戴着一顶金纸糊的皇冠,看上去像一个皇后。在黑暗中我看不见他们,但他们的眼睛闪着光,照亮了每个人的耳朵。人的耳朵跟嘴一样,跟xx巴一样,总得沾点什么才有着落。在讲述中,我的瘤子则成为了天才。它灰色的花瓣越过墙壁,越过时间,总能准确地回到早已消失的现场。一连十几天,我们每天晚上都这样消磨时间。他们让我扮演小梅,在号子里走台步跳开放。号子里除了铺位,横的只能走两步,直的也只能走九步,而且不能走大步。一个男小梅就这样出现在拘留所的号子里,他的脑袋比平常人大,脑袋大不是因为他比别人聪明,而是因为里面长了五个瘤子。瘤子长在右边,所以他就往左边歪脑袋,眼睛有点斜,身上骨瘦如柴,衣服里空空荡荡,装满了阴风鬼气。总而言之,这个丑八怪就是我;总而言之,他们出于无聊,让一个丑八怪代替美女;总而言之,在黑暗中,一个丑八怪可以成功地装扮成美女。我在号子里走,有时快有时慢。他们半眯着眼,从我搅动的空气来想象一个小梅。我宽大的衣袖碰到他们的脸,他们就会有强烈的现场感。有一点残月,光线稀薄,我在灰色的号子里走动,我的影子是黑色的,我因为瘦而轻盈,因为终年上墙爬树,我觉得自己会飞檐走壁,因为长了瘤子,我视死如归,因为代替细胖进号子,我觉得自己是细胖,因为代替小梅跳开放,代替她躺在地上让老大脱衣服,我觉得我就是小梅。我在灰黑中走台步,他们看不清我的头,也看不清我骨瘦如柴的身体,他们看到有一个影子在走动,对他们来说,这个影子就是小梅。我脱掉我的上衣,凉气从前胸后背同时灌到我的气管里,我一下又打了几个喷嚏。喷嚏使我从小梅的影子变回了大头。如果我不打喷嚏,我也随时会变回大头,我从这边走到那边,有一两只手会碰到我,他们在我身上抓一把,抓到骨头他们就知道我不是小梅。这使我觉得自己是妖怪,我的武器就是自己的影子。我许多次代替小梅躺在稻草垫上,老大一次次地脱我的衣服。他不再需要我讲,他把我当成一个女人,一次次把我压在身子底下。他有时候让我用嘴当女人。因此我很快就不用靠着尿桶睡觉了。我的铺位紧靠老大的铺,他不让我倒便桶,让他们把好吃的给我。我想起细胖给小梅的煎鱼,我和他给“七姐妹”歌舞团送的白菜、茄子、花生,只有土豆大的萝卜和偷来的肉骨头。老大的身体有一股炒糊的麦子味,他说我身上是一种烤土豆的味,虽然我瘦,但他特别喜欢我身上的味道。他使劲撞击我,每一次都发出嚎叫声,但他有时候抚摸我,好象也有点心疼我。有很多次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大头还是小梅,或者是我脑子里的瘤子。号子里经常打人,每一种打法都有一个菜名。一共有三十六道菜,是三十六种打法。我只见过其中的几种。红烧狮子头,是揪着头发打。炒黄豆,把人推来搓去。用尿浇,是腌咸肉;抬起来摔,是爆炒腰花。扒光衣服打,是烤全羊。因为老大,我一次都没挨过打。进来过一个复员军人,他说他是冤案,不愿跟我们同流合污。这样,他每天都吃到一个“菜”。到第五天,天还没亮,他在地上滚成了一团,嚎叫夹杂着呻吟,但老大不让人理他,所有人都靠墙站着,直到政府来人。他吞了牙刷,自杀,但没成功。政府给他吃菜,把牙刷拉出了来。他没死成,转到别的号子去了。大多数人没有他的血性,只打一顿就够了。发烧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奇怪。我躺在原地,我的瘤子带着我的眼睛飞到半空中,它看见大头躺在看守所的稻草垫上,两眼发直,像一条狗。我的瘤子比我记得的东西更多,它飞翔在王榨的上空,看见猪和狗,蜻蜓和蚂蚁,地里的油菜和我床上的南瓜,一条叫做妞儿的牛,看见我的腿根飞速成长变硬,以及二皮叔、我奶奶、三躲、四丫姨,还有花痴和双兰,细胖小梅和小秋,还有打架的时候飞舞的拳头、明亮的土铳。所有的人和事都在飞奔。万物都在飞奔。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是这个号子里的老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