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不甘心地继续抬着龙王

不甘心地继续抬着龙王

2019-10-03 14:14

图片 1
  一
  正是灌浆的时候,偏偏老天爷滴雨未下。人们抬着龙王,敲锣打鼓挨家挨户地走。走完了全村,又走出了村外。到了邻村,和邻村的拜龙求雨队伍汇聚一起,又往另一个村子走去。就这样,一个村一个村地走。走完了所有的村又走到县,由县又走到郡。一天一天……
  然而老天爷愣是视而不见,毫不理会,继续发牌下旨,让烈日当头。眼看着一片片庄稼被烈日晒蔫了,晒焦了,晒成了干柴,点一把火能立刻烧着,并且立刻蔓延成燎原之势。呲着牙、咧着嘴、浑身黝黑不停冒着油汗的人们,不甘心地继续抬着龙王,敲着锣鼓一个村一个村地走下去,一个县一个县地走下去,乃至后来县衙,郡衙的官员们也都出面了,也都虔诚地跟着求雨的队伍,一个县一个县,一个郡一个郡地走下去。队伍越走越长,架着的龙王也是越来越大,锣鼓也是越敲越响。可老天爷似乎要与人斗气到底,就是不下雨,而且索性连块云彩也没有,白晃晃的天空悬着一颗火辣辣的太阳,龟裂的大地热烘烘的,似乎要把地面上的一切都烤成焦炭。人们脱光了身子,任凭着热腾腾的汗不停地往外冒,往下淌,他们咬紧了牙关,抬着龙王,敲着锣鼓,一步一步继续沉重地向前走去。
  晋国遭遇到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旱灾。
  老天爷似乎有意捉弄人,好容易熬过了火炭般的日子,入了秋了,偏偏又连日暴雨。突降的雨水来不及渗透到干透了的地里就迅速形成一股股洪水,夹带着泥石,漫过山岭,铺天盖地,咆哮的浊浪凶狠地冲刷着一切。
  
  二
  俗话说,荒年生盗。饿急了眼的人们走街串巷翻墙入户,见东西就拿,尤其吃的,不管好赖无论生熟,一律打包盗走。临街店铺,小商小贩他们也不放过,一眼照顾不到就会被这帮窃贼们顺手偷走。开始是胆大的豁出性命铤而走险,渐渐地,越来越多。不怕死的人们为了苟活延喘,什么法律刑罚监牢大狱都不在话下,全然不惧了,他们只要填饱肚子,否则也是饿死。盗贼们偷惯了手,习惯了不劳而获,反倒以此为业渐渐成了惯偷惯盗了。那些家里存点积蓄,手里有俩余钱,多少有点剩货的,家家招贼,户户失盗,更别说权势显赫的大户了,那更是盗贼们频频光顾的。报案的一个接着一个,官府衙门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忙得不亦乐乎,却是一个盗贼也抓不到。这帮家伙善于伪装,平日里看上去个个面善,和普通百姓良民没啥区别,可一到晚上就露出贪婪,一双贼溜溜的眼睛透过黑夜,专门盯住豪门富户人家,他们要得到的东西不管主人藏到哪里都会被他们发现,窃走。
  晋国上下被这帮人闹得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上卿荀林父为此愁眉不展,寝食不安。
  这一日,荀林父又是一宿没睡,愁眉苦脸直到天亮。下人们把早饭给他端上来,他连看也没看一眼,挥挥手又让下人端下去。这时,一个幕僚走进来,到了他身边,拱手施礼道:
  “给上卿请安!”
  “哦,你来了,坐!”荀林父吩咐下人为他搬把椅子,让他坐下。
  这个幕僚名叫卻公张,在荀林父手下做事已久。因为他才能兼备,足智多谋,所以深得荀林父赏识,以为左膀右臂。
  “谢上卿赐座!”卻公张坐下后,端起下人为他上的茶,送到嘴边咂了一口,又轻轻放下,看着荀林父问道,“敢问上卿是不是还在为盗贼蜂起之事发愁呀?”
  “嗯?嗯,我正是为此事发愁呢。这些日子我是吃不下睡不安的,就差要吐血了。你想想呀,国君把治理国家这个重任交付于我,我如果没尽到责任,国家治理不好,不能国安民富,我可就是上对不起国君,下对不起国民,中对不起祖宗先人了!现在,老天爷不照顾我,风不调雨不顺,先旱后涝,颗粒无收,结果闹得盗贼四起民不聊生,国君为此震怒,百姓不得安宁,我这就是没尽到职责,有负于国君重托有负于人民厚望呀!咳,我,我……”
  “上卿莫急,请听我说!”卻公张急忙站起,来到荀林父跟前,伸出双手搀扶他来到椅子边,让他慢慢坐下,继续说道,“这些日子我也在为此事不断谋划着,想方设法替您解决这个难题。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一个人来。只要他肯出来擒贼捉盗,这事就不算事了,您也不用再为这事发愁了。”
  “谁?他是谁?你快说!无论有多难我也一定要请他出来。这不光是替我分忧解难,也是为国家效力,替国君分担忧愁呀!你快说,他姓字名谁,我亲自去请他出山!”
  “上卿您请别急!说起此人也不算远,他是我们老卻家一族的,名叫卻雍。他有一双慧眼,能在众人中识别盗贼,而且绝无差错。”
  “哦,有这等人?!那你为什么不早向我推荐?”
  “我,咳,我也是怕人家指责说我谋私,推举族人。我这也是避嫌呀!”
  “咳!你呀你呀!为国为民,凡正直者,襟怀坦白,光明磊落,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随即,他回头冲着门外吩咐道,“快,备礼!我要亲自拜访这个卻雍去!”
  
  三
  卻雍接受了荀林父的聘请,走马上任。果然如卻公张所说,他那双眼睛的确非常的毒,市井中人来人往做买做卖,或同友闲逛或去某处办事情,男女老少纷纭复杂,他在人群中,不声不响仔细观察一番,突然指着一个人立刻命令手下将之拿下,然后一审果然是窃贼。没过几天,这些为盗行窃的就被他抓了十来个,而且命中率百分之百,无一误抓。
  荀林父又惊又喜,问他:“你怎么能看出他们是窃贼的,而且看得这么准,你是怎么做到的?”
  卻雍得意的说:“这不难,我主要就是看人的眼睛。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子,心里想的嘴上不说,却从眼睛里流露出来了。正常人的眼睛没有邪气,是清澈的、平淡的。然而盗贼就不一样了,他们在街上游荡,貌似无所事事,可他们一见到店铺里的东西,眼睛里就露出贪婪,一见到咱们正直的人,眼睛里就不觉露出惭愧,一听到说我来了,眼睛里又露出惊恐,所以我就立刻判断出他是窃贼,而且如您所说,一抓一个准。”
  荀林父听后更加欣喜,拍着他的肩膀夸赞道:“啊呀,如此说来,你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呀!好,真是太好了!有了你,社会可以安定,百姓可以乐业,从此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咱们晋国太平了呀!”
  于是荀林父禀报晋景公,极赞卻雍之能。晋景公闻听,也不由心中大喜,下令厚赏卻雍,并将他连升三级。
  得到国君嘉奖,卻雍更加兢兢业业了,有时候一天被他抓到的盗贼就有几十个之多,以致大大小小的窃贼一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吓得浑身哆嗦两腿打颤,甚至拿他赌咒,说“谁要是昧了心出了门就让他碰见卻雍”。
  尽管如此,盗贼不但没有被抓干净,反而越来越多了。
  大夫羊舌职对荀林父说:“您任用卻雍抓盗贼,恐怕盗贼抓不净,他的死期就到了,恐怕还会死得很惨很惨。”
  荀林父大吃一惊,急忙问道:“为什么?”
  羊舌职回答道:“您没听说有个谚语这么说吗:‘眼睛敏锐能够看到深水里鱼的人不吉祥;聪明智慧能够算计到人家隐秘私藏处的人会招来祸殃。’卻雍的确有能力,他目光敏锐,能够在众多人群中发现窃贼,并将之捉拿归案,可这也正是他惹祸上身的致命之处。因为光依仗卻雍一个人的能力制服所有盗贼,这是以一敌百以少对多,结果肯定是悲惨的。他一个人的能力再高也不可能把盗贼全部捉拿归案,可那些盗贼们联合在一起却能制服一个抓贼的卻雍。在这样情况下,卻雍怎能不死于非命呢?”
  荀林父听罢不以为然,“哼哼”笑了一声说道:“照你这么说,还没了王法了呢!卻雍现在身为国家官员,握有国君赋予的权力,那些贱民敢犯上作乱,对他有所不敬,敢对他做出什么举动吗?难道他们就不怕官府镇压吗?”
  
  四
  结果不料正被羊舌职给言中了。一天,卻雍乘车在郊外闲逛,几十个盗贼突然蹿出将他团团围住,赶跑了随从,把他杀死,又把他的脑袋割下来挂在一棵树上以此泄恨。
  荀林父闻听噩耗大吃一惊,忧愤成疾,卧床不起,向晋景公递交辞呈,请他另选高明。
  晋景公前来探望,听他叙说大夫羊舌职曾经预言会有如此结果,不由惊叹,回到宫里后立刻宣召羊舌职进殿见驾。羊舌职进殿后,他立刻吩咐给羊舌职赐座,随即问他:“我听上卿荀林父说,你曾经料到卻雍必遭惨死,结果真让你给说中了。那我问问你,我们用什么办法彻底消除盗贼之患呢?”
  “国君既然如此问我,那我就实话实说了。”羊舌职回答道,“凡事都是如此,以智谋对智谋,就好比用石头压草,草是压不住的,它一定会从石头缝里继续长出来。以暴制暴,就好比用一块石头击打另一块石头,两块石头都保不住,必然都会被击碎,闹个两败俱伤。所以,要想彻底消除盗贼,臣以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净化他们的心灵,教导人们一心向善,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廉耻,别以不劳而获夺取不义之财为光荣,别把不计手段不讲道德的发家致富看作是有能力,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除不安定因素,人人向善,盗贼之类就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憎恨个个喊打,盗贼乱象自然也就彻底消失了。所以,现如今我恳请国君您在朝中所有官员中选择尚善之人,委以重任,以他为楷模,由他倡导大力推行德善之举,扬德善之人,让百姓们知道只有积德行善才配享有富贵荣光,才能生活的幸福,从而使百姓们懂得廉耻,讲德向善,真正达到心灵之美。这样,何愁盗贼不彻底消除干净,国家何愁不得安宁呢?”
  晋景公听了大为欣喜,急忙继续问道:“你快向我说说,当今我们晋国谁是最善之人?你赶快推举一二。”
  “国君既然如此吩咐,下臣怎敢不遵从?据臣看来,朝廷上下,没有比士会更好的人了。他为人处事,言必行行必果,信守承诺仗义行事。讲团结但不阿谀奉承顺情说话,讲究廉洁但不违背常情故作姿态,正直而不傲气,威严而不刚猛。您重用他,晋国一定能够达到大治。”
  晋景公听从了他的意见,立刻任用士会为上卿,代替荀林父辅佐他治理国家。士会上任后,废除了以前所有严酷的缉捕惩处盗贼的科律条款,重视心灵教化,劝导百姓们以德善为重,讲究廉耻。同时,劝说晋景公打开国库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又动员豪门富户开设粥棚施德行善。通过他的大力倡导和身体力行,晋国上下人人以仁孝礼义信为荣,以不讲道德良善为耻,那些不知羞耻冥顽不化屡教不改的刁民在晋国再也无法混下去,只好跑到邻国去了。
  从此,晋国大治。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甘心地继续抬着龙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