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我们都以为心惜没有朋友呢

我们都以为心惜没有朋友呢

2019-10-10 11:36

1一切仿佛做了一场梦。当我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跟随着行驶了3个小时的长途车来到了位于海边的俪山疗养院。2“嗨!美女姐姐,我们是来看望朋友的,能帮我们一下么?”申泽笑眯眯地对接待处那个长头发的小女孩说道。“呵呵,当然。”小女孩红着脸,温柔地回答道,“请问你们是来看望谁的?”“是个女孩子,她叫心惜!”“心惜?”小女孩似乎有点吃惊,但同时也带着一份欣慰和惊喜,“真是太好了!我们都以为心惜没有朋友呢!从来都没有人来看过她,真是太可怜了。”“what?一个来看她的人都没有?”申泽很也吃惊,回头朝我们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手势。“阳一,真的好可怜啊!”安息那个丫头突然间也变得十分难过,“所以说我们一定要帮助她和程勋,对不对?”哈!全世界可怜的人多了,我安阳一又不是圣人,难道谁都要我帮么?我没有理睬安息,而是重重地把行李往地上一扔,十分不满意地说道:“小姐,你们怎么招待客人的?就算不能立刻带我们去看病人,也应该赶紧给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对不起!对不起!”长头发的小女孩连忙红着脸鞠躬道歉,“先生小姐们,请跟我到休息室休息一下吧。我马上就去通知医生。”就这样,我们几个人来到了疗养院的休息室。大概五分钟后,休息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身穿白色医生长袍的高个子男生。3进来的这个男生看起来十分成熟,但从他的样貌估算:大概也就是20岁出头的样子。他有一头很特别的浅咖啡色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柔美;然而他的眉骨却十分挺拔和坚毅,配上他深邃得如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显得异常神秘和坚定——似乎还有一丝冷漠。接下来的交谈证明,他的确是一个冷漠并且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下午好。”这个家伙的问候十分简单,而且不带一丝表情,这让我觉得十分不自在。说实在的,他这种态度可是让我非常不爽。“我并没有觉得这个下午有多好!”我有些挑衅意味地说道。“讨厌啦!”安息狠狠地用肩膀撞了我一下,然后立刻换成一副甜得腻人的笑脸,“呵呵,您好,我叫安息,安息的安,安息的息,很高兴认识您!”汗,这个自称天使的丑丫头又开始她愚蠢的自我介绍了,真是给我丢脸!我十分鄙视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把椅子往旁边移了移,以便和这个白痴女保持安全距离。“你好。”帅哥仍旧面无表情,微微朝安息点了点头。真是可笑,难道所有的精神科医生都是这副鬼模样么?难怪精神病患者们十年、二十年也出不了院。“呵呵,我来介绍一下,我旁边这个喜欢撇嘴巴的讨厌家伙叫做安阳一。”晕倒!听到安息这个臭丫头的“介绍”我差点没被气死。“那位可爱的哥哥叫申泽,另外一位不喜欢讲话的帅哥叫做幽。”安息不厌其烦的一一介绍到。“你们好。我是这里的主治医生。叫我权佑就可以了。”仍旧是一副冷漠的脸孔,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起来一下,真是自以为是得够可恶!我随便翘了翘嘴角,当作对他的回应。站在我身后的幽一直无聊地注视着窗外,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人家的问候。好笑的是那个申泽,竟然笑眯眯地伸出手跟人家握手。“权佑医生,我们是来看望我们的朋友心惜的。”安息似乎很兴奋地走上前说道。听到心惜的名字,我发现那个叫权佑的家伙脸色突然变得十分苍白。直到这一刻,他才第一次抬起头来认真地打量起我们。“你们是心惜的朋友?”我发现权佑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防备和警觉。这让我十分好奇。“没错!”我换了一个姿势,右手托着下巴,把胳膊支在桌子上,并不客气地盯着他的眼睛,“怎么?不欢迎我们?”听我这么说,权佑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让我最最讨厌的轻蔑的笑容:“怎么会?我非常高兴有朋友来看望我的病人。”可恶的臭小子,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我安阳一摆出一副自以为是的臭德行!“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心惜呢?”安息激动地问。权佑又恢复了之前的面无表情,严肃地说:“这种患者很特殊,都很害怕见到外人,即使是她曾经的朋友。5分钟后,我的助手会带你们来我的治疗室见她,不过最多只可以进来两位。你们准备一下吧,我先告辞了。”权佑说完,便酷酷地转身离开了。4切!不就是一个长得帅一点点的精神科医生么?有什么得意的?真是受不了他那副目中无人的高傲嘴脸。“哇!好帅啊……”扶墙……真是头疼,我正在鄙视那个家伙,谁想我的身后竟然传来了安息流口水的声音。再看那丫头的超级花痴模样,真是让我对上帝充满了同情。“喂喂喂!”我十分不满意地踢了她一脚。“可恶!你干什么啊,安阳一!”安息正在陶醉,被我这一脚吓了一跳。“瞧你那色迷迷的模样!”我瞥了她一眼,“没见过帅哥啊?”“怎么啦!你嫉妒人家长得比你帅啊!”“什么?”我气得跳了起来,“你这个臭丫头说什么呢?我嫉妒那小子?!他全身上下哪有一处比我帅?嗯?!”“哼!人家全身上下从内到外都比你帅!比你帅100倍!——不对!是一万倍才是!”可恶!这个自称天使的魔鬼竟然敢这样跟我安阳一讲话?!真是气死我了!看来我今天不教训她一下不行了!这回非把她的屁股打烂!我气呼呼地站起来一把抓住了那个小丫头的胳膊,把她按在了桌子上。“安阳一!你干什么?!放开我!你竟然敢欺负天使!”“怎么啦?有本事变出翅膀飞走啊!”“你!你这个混球!”安息那丫头的脸蛋气得通红,“我……我要诅咒你这家伙死了以后上不了天堂!”“哈!那谢谢了!”我朝这个笨蛋丫头坏坏地笑了笑。呵呵,瞧她被气得那副模样,真是爽啊!“可恶啊!申泽快来救我啊!幽!快来帮忙啊!”安息这个小傻瓜,竟然还以为求救会有用,真是可笑。一旁的申泽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另一旁的幽仍旧靠在窗边打着呵欠,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看吧!这就是我这两个朋友处事的一贯作风——一个喜欢幸灾乐祸,一个爱好置身事外。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为了维护我安阳一一贯的帅气形象,我决定过一会儿再教训那个丫头,便松手把她放开了。5“进来吧!”推门进来的是刚刚那个长头发的小女孩。“先生小姐们,”小女孩微笑着说道,“不知道哪位能跟我过来办理一下手续?”“哈!我来!”申泽愉快地答应到。汗……我就知道他会如此积极!在这小子看来,什么事情都是新鲜有趣的,哪怕是叫他去seven-eleven买一包手纸。“那请跟我来吧!”喜欢脸红的小女孩害羞地低着头带着申泽出去了。他们刚刚离开,另一位高个子女孩又走了进来。“你们好,我是权佑医生的助理,我叫金素儿,不知道哪两位会跟我去看望心惜小姐?”哈,我真是奇怪,这个疗养院里怎么都是美女呢?而且每个人都那么温柔可爱——只是那个没有表情的权佑有些煞风景,让人看了就讨厌。“幽!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安息乐颠颠地跑到幽的身后,满怀希望地望着他。幽听到安息的声音,懒懒地转过头,用好奇的目光瞧了她一会儿——估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安息会跑过来找他。之后,幽并不张扬地打了一个呵欠:“我有点困了。”咚——安息一定是受到了重大打击,差点没有栽倒在地上。“哈!看来只有我好心愿意陪你去喽!”我幸灾乐祸一般地笑了起来,“还不快点走!”安息十分郁闷地看了我一眼,极不情愿地跟在我和金助理的身后,走出了休息室。要知道我安阳一愿意陪她去可是她的荣幸!瞧她那副受罪一样的表情,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6疗养院里的走廊特别的狭长和安静,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弥漫在我们呼吸的空气里。我们跟在金助理的身后,听着她的高跟鞋在地上发出“踢嗒踢嗒”密集的响声,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不自在感。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后再也不会来这种地方!我们走廊最里面的病房前停了下来。让我吃惊的是,让人顿感清新和愉悦的薰衣草清香从门缝里飘散了出来。这让我对即将见到的心惜多了一丝的接纳感。“安息小姐,阳一先生。就是这里了,权佑医生在里面等着你们呢。”“好的!谢谢你!”安息跟金助理道了谢,之后我们推门进入了心惜的病房。薰衣草的香味瞬间更加浓郁了。对于即将见到的心惜,我的心里竟然有那么一点点好奇和激动……7这是一间用鲜花装饰成的病房,就连墙壁都是恬静的淡粉色;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照射在温暖干净的地板上,角落里摆放着一架纯白色的钢琴,屋子里播放着让人心情放松的爵士乐……这一切都让人根本没有一点身处病房的压抑感。布置者的用心让我感到非常吃惊。“你们来了。”我们正为这特别的病房惊叹,这时,权佑医生出现了我和安息面前。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这个高我两厘米、大我三四岁的帅哥没有什么好感!从第一眼见他的时候就开始了!总之,只要一看到他,好心情就瞬间烟消云散。“废话,”我并不友好地说道,“心惜在哪?”对于我的不客气,权佑回敬我的是一丝微微翘起的嘴角和让我更加讨厌的冷笑。然后,他转身指了指房间最里面的、落地窗的前面:“她就在那里。”我和安息这才注意到,在落地窗前摇椅上,正坐着一个梳着整齐披肩长发、穿着白色轻纱连衣裙的女孩子。此刻,她似乎正在遥望远处窗外的景色。从她的背影看来,她是一个纤瘦单薄的女孩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她显得那么的渺小和无助。不用问,她还一定是一个非常脆弱的女孩子,否则怎么可能死了男朋友就神经失常了呢!哎!真是头疼!8经过权佑的允许,安息轻轻地朝心惜走了过去。好像生怕吓到她一样。“心惜。”走到了心惜的身后,安息轻轻地叫了一声。这一声非常非常的轻,但是心惜好像还是被吓到了,她猛烈地哆嗦了一下,惊恐地转过身望着我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心惜的模样,和我想象中差不多,的确是一个柔弱娇小的女孩子。大大的眼睛和阿娇的好像,只是和她这张瘦小的脸蛋有些不成比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睛里似乎总是湿漉漉的,一双露在外面的骨瘦如柴的手像是在微微颤抖。两个陌生人的出现看来的确是吓到了她。她用无助的眼神望着一旁的权佑,哆哆嗦嗦地向权佑伸出了手。本以为面对这样一个可怜柔弱的女孩子,权佑那个该死的冰山脸总该有一点表情了吧?谁想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僵硬着脸,不急不忙地走到了心惜的面前,把心惜的颤抖的头搂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用似乎挑衅的眼神望着我们。“对不起,心惜现在害怕见到其他人。”可恶!他以为他是谁啊?他只不过是人家的主治医生,干吗抱得人家那么紧啊?再瞧他那冷冰冰的可恶表情!真是欠扁!——要知道我安阳一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装酷!“喂!”我不客气地指着权佑说到,“说你呢!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们想和心惜单独呆一会儿!”“哦?”权佑的脸上又划过一丝轻蔑地冷笑,“对不起,我的病人现在还不能单独和外人见面。”“什么?!我们是‘外人’?你这个——!”“安阳一!”真是气死我了!我刚想要冲过去把他推开,却被安息拉住了,“你不要总是冲动好不好?权佑医生说的没错,他也是为了心惜着想嘛!”这个该死的丫头,这么快就变成人家的人啦?竟然帮着那个臭小子说话?!真是可恶!9“心惜,”安息温柔地对心惜说道,“不要害怕哦!我是安息,安息的安,安息的息……”汗!又来了……“放心哦,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是你的朋友,也是程勋的朋友哦!——程勋!心惜,你还记得程勋吧?”听到程勋的名字,心惜又微微地颤抖了起来,但从她的眼神中却看到不到一丝激动和其它情感。好像她根本已经忘记了程勋一样。“心惜,”安息仍旧不放弃,“难道你忘记了么?程勋可是最爱你的那个人啊!也是心惜最爱的那个人!你忘记他了么?”心惜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呆滞的眼神痴痴地望着地板。切!瞧瞧吧,真不知道那个程勋还留恋什么?还不放心什么?还不如早点进天堂算了!反正心惜已经记不得他了,而且记不得更好,忘记也就不会有痛苦了嘛!真是搞不懂那小子在想什么!头疼!“心惜,”安息那丫头还真是有死不放弃的精神,“你振作一点啊!虽然程勋已经离开了你,但是他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啊!振作起来啊心惜……心惜!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程勋了么?”“哎呀!你就直接跟她说得了呗!”我有点不耐烦地把安息那丫头拨弄到了一遍,弯着腰大声对心惜说道,“喂,人死不能复生!你何必这么折磨自己呢?反正你男朋友已经死了!回不来了知不知道?你——哇!”该死!这个心惜竟然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在我的手腕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真是疼死我了!可恶,这个小丫头哪来的这么大力气?看来精神病患者还真蛮有危险性的啊!动不动就会发疯!“阳一!”安息紧张地叫了起来,“你没事吧?”“废话!没事你来试试!”我郁闷地捂着胳膊喊到,“你没看到已经流血了么?!”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心惜突然大哭了起来。权佑连忙一边紧紧地抱住心惜,一边朝门外喊,“素儿!带安先生去医务室包扎伤口!今天的会面时间就到这里!”闻声跑进来的金助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慌慌张张地带着我们离开了心惜的病房。哼!真是不甘心,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咬了一口,我安阳一从小到大还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呢!更可恶的是这种丢人的情景竟然被那个权佑看到了!他一定很得意吧?!该死!离开病房之前,我回头看了那小子一眼,他正把抽搐的心惜抱到了床上,然后刷的一声拉上了落地窗的窗帘。屋子里瞬间变得一片灰暗。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都以为心惜没有朋友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