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小说 >   在这种有钱能使磨推鬼、钱到死刑变无罪的

  在这种有钱能使磨推鬼、钱到死刑变无罪的

2019-10-03 14:14

图片 1 第一章 无妄之烦
  
  
  在这种有钱能使磨推鬼、钱到死刑变无罪的尖峰时代,即使亲生父子兄弟姐妹在这种火烧眉毛的时刻,也要严格遵守这个大众都普遍默认的生活规则!更何况他们这个情债多如六月草的年纪,最需要更多的钱来修善晚年安逸幸福路!这当属每一个都逃脱不了的软肋吧?!甚或身份地位越高的大人物,这种软肋越严重的致命!!
  看着这个万木霜天竞自由的萧索冬天,鲁中市副市长宋为民以己度人的这样认为也准备这样做,他打算至少拿出一百万元,促使小叔周红星务必生化出那种磨推鬼的神力,高压磨碎眼下这个要命的拦路鬼——齐桓县越来越猖獗的黑传单黑上访案件!这个案件的矛头直指他和于明起钱文革之流十分明确!如果他还不聪明地趁早“防患胜于救灾”,这个案件一定会严重影响他们明年加官进爵不说,就是眼下这个年也会过得如履薄冰!!
  周红星在电话里答应先和宋为民单独面谈一下。
  阴历十一月二十九的晚上9点,宋为民遵照周红星的指示,连夜驱车赶往100多公里以外的省城济南,在预约好的老地方“东方宾馆”9010房间等待周红星的到来。这个拥有亿万固定资产的豪华宾馆,宋为民秘密占有100多万的股份。他精心挑选了2名年轻漂亮又精明强干的服务小姐专门伺候他爷俩。他随心所欲地和这2个小姐风流快活一番后,周红星才满脸不情愿地姗姗赶来。
  周红星这几年养尊处优的相貌比他的实际年纪年少五六岁,现任本省省委副书记兼副省长,是鲁中市组织部长周建成的亲爸爸。他那还在分居冷战而名不副实的合法妻子崔思敏现任本省副省长兼省教委主任。他和宋为民的关系非同一般,宋为民是他继母柳姨前夫的亲叔伯孙子,他当年被下放到鲁中市红安县任二把手时,宋为民是他最信赖最得力的心腹股肱,而今已数20年的历史。这些年要不是他一直在这高端老谋深算地提携,而单凭宋为民自身那点头脑和家底想当得这个一市副市长?简直是叫花子躺在阳光里睡觉——白日做美梦!
  周红星一身普通工薪阶层的装束走入房间,无所顾忌地劈头训斥宋为民:“你捅不破天,是不会想起我是谁啊?”两个精明强干又妖媚销魂的小姐赶紧为他解衣宽带一丝不挂,然后像封建嫔妃邀宠皇上临幸一样服侍他俯卧温软舒适的席梦思床给他另类按摩,宋为民同时殷勤地在他面前的玻璃茶几上备设下香烟美酒,并把那张百万元的现金支票压在烟盒下面。“嘿嘿,孩子有难爹出面嘛!”宋为民一副孩子气的诚实和惶恐,象一条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宠物狗,满脸悦目的媚笑蹲伏在红星的面前,无拘无束地油嘴滑舌说:“谁叫你天生就是爷老子啦?”周红星气恼地冷哼一声白他一眼,低头看看手中香烟那铁红的光亮,循序渐进问:“建成怎么样了?”宋为民说:“差不多还是那个样!这一阵子在孙百年哪儿搞调研。他对(我们)这事——可不是个好脾气!还差点和我撕破脸——”周红星瞪着火光烁烁的眼睛恨铁不成钢:“你奶奶的,你这破事能叫人有好脾气才见鬼呢!(省委)吴书记和张德民他们已经明确表态了,你们这事一定严肃处理!搞不好,这明年换届,就首选打发了你!”宋为民不热也擦擦额头上的汗珠,赤裸裸地哀求说:“叔,咱可不能这样丢人呢!”周红星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摁,随心所欲地仰面朝天闭目养神,那两个小姐继续为他激发更销魂舒爽的肉体性福。他惬意地享受一会儿:“那个王美玉怎么样啦?”宋为民睿智地察言观色说:“建成对她还是那么好!我看建成——真是迷上她了,那大姑和江燕——”他“大姑”周淑英是周红星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小娘”大姐,周建成的养母妈和岳母妈,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务委员兼中组部副部长,她丈夫江宏杰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务委员兼中纪委常委,她夫妻俩生平只有江燕这一个亲生女儿,“还指望建成这个养子给她传宗接代”。
  周红星对建成和江燕的婚事早已不抱任何希望,他说:“这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你大姑要怪就怪她娘四个自作自受!谁要想怪我?哼,我真是——唉,就是后爹也没有这么窝囊!”说起这家事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宋为民赶紧岔开这个话题:“那叔,我这事到底怎么办好啊?”
  在下身的那个小姐弄得周红星不胜舒爽地呻吟一声,许久才渐渐理智地有气无力地说:“我有种预感,你赶紧买上美玉——那艘航母的船票!这么大的事,我一个人——可给你挡不了!”宋为民激动地张嘴想哀求什么,话到舌尖又有力地咽下,接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美玉是思敏和淑英由来已久的掌上明珠的“干女儿”,那种得宠之情比建成和江燕还过而无不及!如果能感动的美玉出头帮腔说话,思敏和淑英一定能协同红星齐心协力施加高压抹掉这件要命的恶性事件!周红星的补充更加大了宋为民对美玉的重视:“中央吹来风了,很必然的,王国梁近日就被正式授予上将军衔!嗯,美玉可就更红得发紫、炙手可热势绝伦了!”王国梁是美玉的爸爸,现任中央军委驻济南军区特种部队中将司令官。宋为民惊喜之余虚心求救:“那叔,我该怎么办呢?”周红星顺手搂住那个近在眼前的小姐淫弄几下:“还是长城战术吧!还用得着我再替你去干?”宋为民惶恐地自信地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我明白了!”周红星也疲倦也厌烦也淫欲难耐地问:“还有事嘛?”宋为民识趣地赶紧穿衣服准备离去。
  周红星痴迷沉醉地眼也不睁一下:“把这阿堵物(钱)——拿走!”宋为民机械地要拿上支票又放下,他神色诚恳地说:“过年了,建业娘仨,你能没点意思?”建业是周红星和邓丽芳的私生子。丽芳现在广州开着一家亿万家产的化妆品公司,是现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邓丽萍的大姐。邓丽萍一直是淑英最为器重最为亲爱的“大女儿”,和建成的姐弟关系非同凡响……周红星油然想到这些就忍不住脆弱地百感交集地感慨,从而忘记生发拒绝那张巨额支票的力气。
  宋为民象一只急于下山吃人以求生存的饿狼,他开车一进入济青高速公路就风驰电掣,直奔齐桓县县城于明起的豪宅而来:这回,哼,一定叫这狗小子好好放点血!把我这损失加倍补偿回来!!
  
  齐桓县现任一把手于明起在县城西面的豪宅区密置的豪宅。
  富丽堂皇的客厅里灯光金黄的昏沉沉的,最好的暖气设施把屋里温暖地宛如阳春四月。偌大的客厅里眼下只有四个人,本豪宅实质的主人于明起上身穿着一件灰色的驼绒毛衣,脚上穿着出门才穿的真皮皮靴,一脸度日如年的紧张激动闷闷地抽着烟,在西式壁橱前轻轻地慢慢地有力地来回跺走。他最钟爱的小情妇——这所豪宅的名誉主人于美丽,穿着一身随时出门的暖装坐在他前面的沙发里,专心关注她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显示的网上银行的信息。坐在于美丽对面的那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是本县人大副主任——于明起的姐夫钱文革,他正用幸灾乐祸的笑眼看着小舅子的焦躁不安。那个象妩媚小猫一样偎依在钱文革身边的妙龄美女,是他现在视为己出的亲侄女儿秀娟。
  秀娟今天下午才从济南“凤凰”影视公司正式签约归来,她明年有望参加该公司巨资投拍地一部重头戏的演出。她直接用嘲弄间或憎恶的冷眼看着舅舅和他这个花瓶小情妇,几次要直言快语什么又闭上美好的樱唇:靠卖身求荣以发迹?简直就是万人可夫的臭婊子死不要脸!她和于美丽同是美玉高三时的学生。她年小三岁而比于美丽矮着两级。她当年在校时是美玉很喜爱的“掌上明珠”,并且享有和美玉一样有口皆碑的“美名”。而于美丽真正“美名远扬”而引人瞩目,是从这两年甘做了于明起最小的情妇才慢慢开始的。他们因此都默契地保持的这番安静,是原子弹即将轰然爆炸的先兆。
  于美丽这时绽然欢喜地嫣笑着轻声说:“进来50万!”她操动鼠标查询进账的账号。于明起和钱文革都惊喜地凑过脸来亲眼查看:这应该是于明起的堂叔侄子——本县民营的“发达”建筑工程公司的老总于六子的首功!于美丽的查询结果也证实了这个事实。于明起兴奋地把烟头往脚下有力地一摔,乐极而粗口笑骂说:“这个狗日的,真的没叫老子疼瞎!嗯,就是少了点!”于六子还专门发来一封电子邮件:美丽妹务必转告叔,再给我几天,年前我至少给你凑齐100万!
  于明起眉飞色舞地刚想向姐夫自鸣得意什么,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的老总崔建国给他打来电话:“于书记,咱们都是明白人!就直说了?只要你能把引黄工程分我一点皮毛,我也能给你凑齐一百万!”崔建国是于明起的老相识——现任市区区委一把手孙百年的大舅子,平日里的腰杆比于明起都粗壮数倍而很少“同流合污”。于明起料定崔建国这是受了他妹妹崔秀英那个通天高手的指点,忍不住不屑地揶揄说:“您这财神爷,我怕高攀不起吧?”崔建国的声息稍作沉默,就直言恶狠狠地警告说:“姓于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有钱能使磨推鬼,你也是在这么办!别忘了,崔思敏那个副省长好歹要叫我一声‘弟弟’,建成好歹要叫我一声‘舅’!你要是把我惹火了,周红星周副书记那杆大旗,我也能够到手!”于明起情不自禁地冒出一头涔涔冷汗,他色厉内荏问:“你想怎样?”崔建国会心而得意地嘿嘿笑笑:“你可以直接骂我是拦路抢劫的强盗!我只求财,不伤人命!”于明起已经把他的决定思谋成熟,他温和了口气说:“要不,这样吧,抽个空,叫老孙(百年)和你妹妹来,咱们一块坐坐?”崔建国满意地大喝一声:“够爽!我这就给你打过50万去!”他随后不容分说挂断电话。于明起气恼地刚想回拨他的电话,于美丽不胜惊讶地报告说:“这50万……这个账号是谁的?”她机灵地打开那封随后而至的电子邮件,是崔建国地特意说明: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定金。
  钱文革赤裸裸地洋溢起幸灾乐祸的笑脸质问小舅子:“这个死不要脸的王八蛋,你惹得起?”于明起气恨地狰狞起面孔咬牙切齿一阵,垂头丧气地说:“惹不起有啥办法?他妹妹崔秀英那个不要命的臭婊子……你有啥办法?”钱文革激动地张嘴欲言又理智地咽口唾沫,他也没有好办法对付崔秀英那个通天妖精。
  于明起很快接听的这个电话让他重新喜逐颜开起来,来电的是县公安局现任一把手郑伟强,他诚惶诚恐地说:“于书记,请你务必原谅,我手里就只有这一百万了!其他的,我可真的不敢动啊!陈忠法陈书记可盯得死紧呢……”于明起颇觉满意而温和地夸奖说:“行行,好好!伟强你的难处我理解!干得不错!回头我一定好好谢谢你!”
  有人按响了大门的可视对讲门铃。于明起紧张地亲自来到显示屏前看看来客究竟是谁,一目了然之下他朝钱文革有力地一招手,钱文革赶紧起身小跑着和他一起出门迎客:这是终于从济南归来的宋为民。
  于明起劈头向宋为民悄声密告:“现在拿定的有500多万了!”刚才那么紧张地急筹资金是宋为民临行前的特意安排。宋为民颇觉满意地点点头,如释重负地微笑着清清楚楚地说:“那点(一百万)意思,小叔这次可收下啦!”于明起和钱文革要不胜欢喜地手舞足蹈:“这下心里可有底啦!”宋为民落落大方地坐到上座沙发上,接过于明起殷勤递来的香烟用钱文革及时打着的火点上,毫不顾忌于美丽和秀娟也在身边专心聆听,就直截了当地指令:“这一千万,这腊月二十七之前必须准备好!少一分钱,你自己掂量着办!”于明起信心十足:“您老就一万个放心吧!到时候要是少一分钱,我自会给你一个最好的交代!”宋为民自以为只要手握着这一千万,才是身落大海时的救命船!而没有把周红星那个至重的指令多么当真——趁早买上搭乘美玉那艘航母的船票!他折中强调说:“小叔说,咱们以后要尽可能地和王美玉搞好关系!这不止因为她和我婶子我大姑,尤其是建成的关系很特殊,她爸爸王国梁,最近很有希望被中央正式授予上将军衔!她这分量,可就更牛啦!”
  秀娟和美丽喜不自胜地要为她老师的这份荣耀鼓掌喝彩,宋为民的严肃使她俩最终努力地忍住了这个孩子气的行为。
  美玉今天在本县究竟什么分量妇孺皆知,于明起一直不敢小瞧她半眼,他很想知道周红星到底是怎么指示的,几次张嘴却不敢直言说出口——他能混到今天这一步,宋为民是他的再生父母、救命佛爷!父母或是佛爷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他才是最聪明最懂事的才子!
  
  宋为民毕竟只是一方土地爷而不是神通无限的佛爷,两天的头上刚见黑,他被迫一丝不苟地向于明起传达了周红星的全部指令。那天下午下班后他刚想走出副市长办公室,周红星从省里给他打来一个原子弹爆炸似的电话:齐桓县有人直接到北京中组部找周淑英和中纪委找江宏杰夫妇告御状去了!省委吴书记刚刚闻讯启程赶往北京,配合淑英夫妇专门接待这个捅破天的“黑旋风”!周红星用立刻掐死宋为民为快的怒恨厉声质问:“事情叫你这个阳奉阴违、不知死活的王八蛋搞成这样,你打算怎么收场?”宋为民顺手擦着额头上的涔涔冷汗稍作斟酌,终于底气十足地含蓄地说:“叔,我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一千万!”周红星莫名其妙地哦一声,更加怒火冲天地斥骂:“你这个该死的王八蛋!你给老子听清了,你那一百万还在这儿一分不少地放着呢!丽芳娘仨根本不稀罕你这点臭钱,抽空来给老子拿走!你这个活该下地狱的王八蛋,你有这么多黑钱,不会切切实实地给老百姓减轻点负担?我今天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个王八蛋,你大姑这次真要插手了这事,你王八蛋一定死定了!你这个王八蛋这几年在鲁中市,到底背着我阳奉阴违地干了多少坏事,我就是不清楚不知道——”宋为民惶恐地只恨不能面对面地向周红星跪拜:“叔,叔,你听我说,这次你无论如何不能见死不救啊叔!我知道我这点本事,能干到这个副市长退休就不错了,可这老来的日子还长着呢,你孙子他们还那么不着调,这日子里哪里不花钱打发啊——”周红星不耐烦地恶狠狠地从牙缝里蹦字:“狗屁!再扯这种淡,我日死你娘!”他还有比这更紧要的事情要办,而不得不理智地深深喘息几口气,简明扼要地追问:“美玉的关系,你拉得怎么样啦?”宋为民心虚胆怯而紧张激动地稍作思谋,再次说谎不会让周红星看出破绽:“叔这个你放心,我这几天一定能买好她的船票!”周红星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犹如重锤砸钢钎一样说:“我最后一次提醒你小子,你小子要是够聪明,就把70%的赌注押到美玉身上不会有错的!我顶多在关键的时候,给你说两句人情话!”他随后不由分说地挂断了通话。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 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这种有钱能使磨推鬼、钱到死刑变无罪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