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濠天地 > 古典文学 > 我把远行的目标定为无数人心里的天堂――大美

我把远行的目标定为无数人心里的天堂――大美

2020-02-16 12:02

编辑荐:想念它尚还淳朴的气息,想念那里美的湛蓝的天空,想念它没有被那些高楼林立的城市所同化,想念它没有噪音喇叭干扰的道路,我知道有生之年我还会再次抵达,抵达我依旧魂牵梦萦的高地,领略到那不同的雪域风情,与年轻的自己再一次相遇。

我尝试着像正常人一样去感受去生活,可是我愈加发现心灵的决堤,为此我寄希望于一次远行,抛下所有的牵挂,杂念,匆忙上路。

我拼尽全力孤注一掷,想要逃离和到达的迫切感交叉的让我喘不上气。我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的演算着这次旅行应该如何如何,小心谨慎,又不至于招致家人的担心。然而,本该愉悦的准备心情就这样被我在一天天机械冗长的杂事里消磨殆尽。一直到后,我已决心要出发的时刻,反而大脑一片空白,早已失去了初那份积攒在心里多时的激动。

我把远行的目标定为无数人心里的天堂――大美西藏。那是文青和背包客的梦想,那同时也是我孤独情怀无处安放的停靠站。

在去之前我做好了一切坏的打算,吃苦或是受罪于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真要说重要的,我想是那份心情。

我抱着很美的期待,坚信我的朋友会和我一同到达梦的彼岸,只是没想到命运总是爱开我的玩笑,我左等右等不惜三番两次更改出行计划,后换来的还是要独自一人远行。于是我只能抱着失落匆忙上路。

到达成都的时候,处在热闹的人流里倒显得特别形单影只,长途硬座的火车使得我一脸难以负荷的疲惫,走的匆忙,还是安排的不够到位,网上并没成功订到青旅,我天真的以为一切都会非常容易,只是忘了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允许有计划外的冒险。

在火车站附近茫然的走了几圈以后,身体终于替我做了决定,出租车司机引领我找到了一处青旅所在。更为庆幸的是,在青旅里偶遇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不迷路小姐”。

大概我是那种有了依靠就会自动变弱的姑娘,习惯了依赖,习惯了被照顾。所以,与小田的相遇一时为我落魄的现状提供了便利。

一起坐陌生城市的公交,一起看陌生的风景,我礼貌发问,她大方回应,聆听是我惯有的态度,她也说了个尽兴,关于她的大学生活,关于她的支教经历,也关于她随遇而安倔强的个性。

生命中我们都会遇见一些有缘的人,相携走上一程,终点到了各自下车,临别微笑致意,简单的挥手拜别就消失于茫茫人海。

火车走到了青藏铁路的时候,我隔着硕大的玻璃往外望,渴望记住这一草一木,渴望留下这美丽的一点一滴,能让我在日后回想的时候在脑子里真实再现。同时也接连不断的叹气,感叹这绝美的风景只被我一人看到。

火车疾驰的空隙,脑海里反复播放着过去那些零碎的场景,忧伤的,绝望的,堕落的,愤怒的,开心的,以及无意义的。那些过去仿佛早与我一刀两断,又仿佛藕断丝连,刚刚经历的事情在心上就像过了千年万年,遥不可及。任由着那些莫名的想法把我的大脑占据,喧闹或寂静都不能让它立即停止,我一心渴望着到达目的地。

为什么要去西藏,我曾一次次的反问自己,只是因为那里很美吗?只是因为那里曾被很多人奉为圣地吗?只是因为那里被我称作是愿望吗?静下心来却发现,我跋山涉水不远千里也非要追寻的,不过是想给烦躁的心找一块舒适的栖息地。

当跟我一道去到那里的旅客兴高采烈的说起西藏的着名旅游景点,我并没表现出过多的惊喜,结果也真的与我的初衷一致,我也真的就只是想去到那里,仅此而已。

布宫的票虽然难买,但要是坚持想去也不是不可能,我选择了放弃,大昭寺里并不那么拥挤,想要一探究竟简直不要太容易,或是美丽的羊湖,或是值得一看的日喀则,但我都没有去,我只是选择了止步拉萨,便打定主意离去。

我无法一个人到达,我不愿触碰那些伸手可及的美丽,我的目的只是想静静。可是终究西藏还是以它的魅力征服了我,这个方方面面都不及内地,这个聚集着商机、梦想和神秘的高耸之地。

还没离开的时候我就开始想念。想念它尚还淳朴的气息,想念那里美的湛蓝的天空,想念它没有被那些高楼林立的城市所同化,想念它没有噪音喇叭干扰的道路,想念它看不懂文字的公交站牌,想念八廓街心念虔诚手拿佛珠的年轻人,想念匍匐在大昭寺门口朝拜的藏民,想念一入夜就四下安静的街道,想念旅社楼下商铺每天按时想起的藏族歌曲,想念西藏的慢生活,想念我身处于那里的舒适惬意。

即便是阴差阳错和初的计划相违背,我仍然喜欢这次冒险的经历,开始和结束,过程和惊喜,疲惫和焦虑。我知道有生之年我还会再次抵达,抵达我依旧魂牵梦萦的高地,领略到那不同的雪域风情,与年轻的自己再一次相遇。

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把远行的目标定为无数人心里的天堂――大美

关键词: